三十,女人倘若未结婚,便是个尴尬的年龄了。三十未婚未孕,照常人来说,已是违背常理了。我们会被打上标签,好听点“圣斗士”“圣女”,而言下之意便就是“无人要”。

年过三十不婚不孕,父母简直会急翻了天。我的父亲便是之一,次次打电话于我,都是你打算混到什么时候呢,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呢,再不婚不生,以后就没人要了,没人喜欢了,等等。

父亲年岁高涨,我亦不忍心反驳,只好回答“知道了,时候到了便结婚”。过了一年如此说,另一年又如此说,父亲奈何不得,只好作罢。

我不喜父亲的导向,女人生来就比男子弱,也向来是依靠男子。记得小时,小升初时,父亲埋怨我是女孩子,埋怨我无用,上学报名还需要他来报,如若男子,他便可以不跑这一趟。后来我赌气,每次假期,用自行车拖着七八十斤的书和被子回家,也从来不许他帮忙。

如今,父亲倒也不埋怨我无用了,只是埋怨我不听他劝,二十来岁拒绝相亲,三十岁拒绝婚姻,他的担心我也能理解。女人年龄大了,确实难以生孩子,怕是年过花甲时老无所依。

我不想结婚生子,是因为我不想我的孩子过我过过的日子。我吃过的苦,我一人吃便罢了,不想连累我的下一代。我虽不要求自己大富大贵,但至少需要达到中等以上水平,孩子生下来,生活及教育有个稳定的保障。倘若自己实力不济,倒不如不生为好。

女子也不是非得依靠男子,爬上高位取得高成就者,男子属实居多,然而女子也并非无有。然而平凡之中,男子不如女子的,也比比皆是。

我非是女权主义者,亦非是不婚主义者,但婚姻,并不仅仅是两个人的结合,更多的是种责任,对另一半的责任,对子女的责任,也是对双方父母的责任。

倘若婚前自己的日子都过不好,谈何去跟另一个人过好日子呢?自己无有的东西,我们便希望有,若自己无能力获得,便会要求另一半去获得。这是人之常情,亦是人之通病。细想一下,这也是一种悲哀。

倘若自己能够过好自己的日子,有着自己引以为傲的成就,有着殷实的经济基础,物质与精神都俱已获得,不想结婚,又为何不可呢。即便结婚,也不用受条件束缚,瞻前顾后,只许心意宽怀罢了。

所以,人可以结婚,也可以不结婚,但无论如何,且先过好自己的日子。当然,我希望我的父亲对我说:孩子,你可以不结婚,但一定要过好自己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