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嫂嫂小半个月前诞下了个儿子,虽然瘦黑瘦黑的,堂哥和大姑姑都高兴得不得了。特别是大姑姑,重男轻女的思想特深,年近六十终于抱了个孙子,疼得跟心肝似的,感觉腰杆都直了几分,整天鞍前马后弄奶粉换尿布。 

这几天一大家子正琢磨着取什么名字,吊着个文艺大学生的名号,我便迅速被安排上了。我列出了几十个字的组合,最后挑选了“霖”字。寓意福满乾坤,恩泽万世。堂哥念着念着觉得很是喜欢,小半个钟头后,定名“陈肖霖”。 

我问堂哥“肖”字取何意。“结合我们俩的姓,我们的孩子自然是要恩泽我们嘛。”堂哥欢喜地回复我,脸上高兴的那个劲儿。大姑姑在旁边深深皱着眉头,看着便是刚想说点什么。堂哥哥一转头打断:“妈,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宝宝衣服记得另外肥皂手洗,尿布快没了也不知道去买,这样我儿子明天用什么。还有啊,每天要多煮几顿鱼汤,少量多餐,这样奶水才会够。真是说了多少次都记不住做不好的。晚点过来带宝宝睡觉,我和肖肖(堂嫂)晚上要早点休息。” 

我看着头发花白,脸上皱纹都快能夹扁蚊子的大姑姑,垂着眼睑寞然地点点头,一时间目瞪口呆。心里一股难受劲儿涌上来。不禁看向他怀里的眼睛滴溜溜转着的小宝宝,一脸世事无关欢喜地啃着他的小爪子。

宝贝,爸妈如此护你,你长大以后可会记得何为恩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