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毕业那年暑假,我到县城一家餐馆做兼职,这是头一次因为读书以外的原因离开父母,也是第一次走出农村。颠簸的路,坐在大巴车上40分钟终于抵达县城。六层楼在我眼里就是书中描绘的高楼大厦,夜晚一家家店铺门头闪动着五颜六色的灯就是书中所说的霓虹灯;斑马线,红绿灯,抽水马桶…都是初次认识,这个“新世界"很新,对只有15岁的我充满诱惑力和吸引力。

每天早上10点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10点下班再回到员工宿舍,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直到在楼梯拐角遇见他。他高高的个子穿着一袭白衣,清澈的大眼睛配着又长又卷的睫毛,利落的发型,白净的脸,像极了我心目中王子的模样。他正从楼下走上来,我正从楼上走下去,准备打烊

我说:”您是来吃饭吗?我们已经下班了。“

他答:”不是,我们是装修公司的,赶着你们下班时间来量尺寸“

好巧,店长把钥匙给了我,让我负责每天下班通知他来店,并为他们开门。几天下来我们已经很熟了,他比我大十几岁,已经为人夫为人父。那时的我想的很少,这些话左耳进右耳出,未放在心上,更没有引起一丝困惑与焦虑,我还如初见那般喜欢他。

他们每天晚上10点以后来,工作结束要到早晨五六点钟。我的同事萍和他的同事旭恋爱了,萍喜欢拉着我同去,而旭也总带着他,就这样我们四个人经常一起吃饭一起玩。终于有一天,玩着玩着萍和旭走开了,虽是夏天,但夜晚还是很凉,空荡荡的公园肉眼可见的范围只有我和我的王子,他抱着我吻了我,带着好奇和害怕也将我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他。天蒙蒙亮,我接过他递来的避孕药…后来,还是我们四个人一起吃饭一起玩,不同的是他会吃掉我剩下的饭,我会给他买我喜欢的零食;他会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带我回家,我会坐在他摩托车后座帮他拉紧衣裳…他没说过喜欢我,我也不懂表达我喜欢他。

两个月很快,要开学了,我的兼职生活还有三四天结束。他说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小住,下班后来接我。刚刚走进里屋坐到沙发上,听到院子里"咚"的一声,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九点四十五分,紧接着冲进来一群人,她们当中有人按着我的胳膊,有人藏起我的鞋,他也被控制住了,一个白胖三角眼的女人冲上来将我乱打一通,口着说着我这辈子听过的最难听的话,过了几分钟他挣脱开来到我身边阻止了她的行为。

那天的夜特别长,那么多人一个一个都离开了,不知什么时候我的王子也不见了,房间里只剩我和她,我在堂屋,她在里屋。刚开始她会骂几句,后面几个小时她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安安静静却谁也没有合眼。我害怕极了,怕她失去理智提着刀冲出来杀了我,我想哭又不敢哭,我怕会有人说”你怎么还有脸哭呢?“,每当眼泪涌入眼眶,会抬起头看看屋顶,眼泪便听话的回去了。

早晨9点多,上班时间快到了,昨天离开的人又一个个回来了,谩骂讥讽也跟着回来了

她妈妈冲着我的脸吐了一口唾沫,说:”你哪儿长的比我闺女好看?要不脱下裤子看看?“

他五岁的儿子看向我,她对儿子说:”别看贱人!“

他想把我带走,却被丈母娘一句“怎么?还想护着她?”给遏制住了。

他走进里屋说了好一阵子,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出来便将我带走了。路上我使蛮力捶他的后背,他说“就算我离婚,你也不会嫁给我;就算你会,你爸妈也不会同意的”。

狂奔到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满身都是伤,心爱的圆点T恤袖子都被扯下来了,我用粉扑在脸和脖子的伤口上。第二天辞职回家了,告诉父母辞职的原因是和同事打架了。

接下来连续8个月的时间,几乎每天都梦到她拿着菜刀在后面追我;

几乎每个凌晨十二点到三点都在失眠中度过;

眼泪像没有阀门似的时不时夺眶而出;

我绝望的认为所有人的爱最后都会以悲剧收场;

想过报复,想过把他们全家都杀掉。

时光流逝,又一个春节,准备许个愿望,也许是时间将愤恨冲淡了,第一个跑进脑海里的居然是【忘掉过去,重新开始】。

寒假过后开学,便积极参加了学校的模特队、礼仪队、演讲大赛、歌舞比赛,均位列前茅。为自己制订了严格的计划,宿舍床头贴着大大的【微笑】俩字,不能哭不能沮丧,并找出性格里的缺点加以改正,同时阅读了近四十多本心理学方面的书籍…

后来偶然再遇见他,我们肩并肩走了一段路

他指着一处高楼对我说:“你看那儿!”

我问:“什么?”

他答:“以前看到这些,你会有好多话对我说,现在你变了”

人生第一次成长,此时回首,已是镜中月水中花。吾生安好,祝君亦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