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奶奶是我见过最能拌嘴的老两口,没有之一。

爷爷年轻时当过兵,脾气暴躁的很,肚子里也有些许墨水,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写几首歪诗挖苦挖苦别人。依稀记得小时候我跟弟弟贪玩,他便在小黑板上写了一首诗,说“自小读书不用功,不知书里有黄金。但知书里有黄金,夜点明灯下苦心。”

奶奶呢,是家中的老大,所以打小对料理各种家务活都游刃有余,洗衣,做饭,缝纫样样在行。奶奶识字倒是不多,所以每回跟爷爷拌嘴时嘴里都没了词,像是哑巴吃了个黄莲—有苦说不出。

每回他俩打嘴架都特好玩,俩人都怄气,谁都不理谁。吃饭时奶奶也不叫他,就安排我当通讯员,说“去叫那个老家伙吃饭。”爷爷听见了,倒是一声都没吭,搬了个小板凳蹲到门口,“呼噜呼噜”吃完一碗面,然后转身到门口找那些个老头子下上两盘棋,敢情这还挺有脾气的,生气之余,还不忘图个乐。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爷爷开始研究起了八卦预测。每每爷爷看书时,奶奶就在一旁念小字,唠唠叨叨说个不停,无非就是嫌他净看些没用的书,也不帮自己择个菜。后来不知怎么的,可能爷爷说的很准,嘿,前来找他的人还不少。这下奶奶也就没什么话说了,俩人一个看书,一个缝纫,都戴着老花镜,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不过,那认认真真的模样倒像是个小学生。

前两天,弟弟教奶奶用微信,教了好多遍,但奶奶却还是不会。一直站在一旁的爷爷急了,“那个语音通话就是打电话的嘛,这一看字儿我就知道是啥了。”爷爷这么一说,奶奶立马就会了,爷爷还得意洋洋的端着茶杯,笑眯眯的,眼里全是奶奶。

奶奶没什么爱好,就是一点,爱溜达,特爱溜达。有事没事地就会去街上啊逛一逛,有一回爷爷把奶奶给气走了,奶奶去了姑姑家。爷爷可好,平时天天跟人家待一块总是吵架,人家一走吧,一会儿一个电话,一会儿一个短信,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去年寒假放假回家的时候,还没到家门口,就远远地看到爷爷奶奶站在门口,还不忘挥挥手好让我看见他们。一下车奶奶就着急忙慌的跑过来问这问那,说坐车累不累啊,晚上想吃什么啊,然后端详我半天,最后说一句“嗯,在大学这半年,确实吃胖了不少。”于是回家后的很久一段时间内,我都很注意节食,但他们却又开始嫌我吃得少…….

他们俩啊,几乎天天都会拌嘴,也都是因为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在我这个小孩眼里看来,感情似乎还越吵越好了。俗话说“家有一老,如同一宝”,爷爷奶奶就是对欢喜冤家。不过这样也好,笑口常开,长命百岁嘛。

老伴老伴,就是年轻时吵,老来时伴。我想这二老啊,已经完全领悟了生命与爱情的真谛,真正地把柴米油盐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俩人手挽手肩并肩,到处闲逛,穿大街走小巷,你携篮我拄杖,就算容颜不再,仍是对方最大的依靠。你不嫌我瘦,我不嫌你胖。也许,这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