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爆发的一场新冠肺炎疫情,使本该是热闹喜庆、合家团圆的节日变得静悄悄,神州大地顷刻就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蒙上了一层阴影。所有医疗工作者在岗待命,部分医护人员更立即响应疫情爆发地的需要组队前往一线支援。在政府的迅速反应下,相关部门和单位马上行动,务求最大程度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

肺炎疫情的蔓延,导致交通出行暂停、商业活动暂停、经济生产暂停……专题新闻报道上的确诊及疑似案例数与日俱增,速度之快令人胆战心惊,比肩03年的SARS。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导致企业复工和人员返岗作业的时间迟迟未能落实。为更好防范疫情扩散和降低感染风险,许多企业采取灵活办公的方式进行复工,我就职的公司便是如此,所谓的灵活办公指的是以在家办公、线上会议、电话沟通等形式。对比常规办公,这种办公方式存在很多明显弊端,例如考勤真实性问题、职员纪律、岗位适配性问题、作业输出成果质量等,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看,这种方式的办公效率极为不理想,产出与收益严重失衡。

疫情重创全国经济,部分行业更是直接进入“寒冬”,例如餐饮业、旅游业、实体零售业……企业无法营业而获取收入和利润,缩减成本是最快速有效止损的方法,而人工成本几乎都是各企业最大的运营支出。一改再改的复工时间,上班族不安的思绪愈发涌现,总担心自己会被单位裁掉。我也是广大上班族中的一员,侥幸的是我在年前通过了试用期成为正式员工,躲开“因表现不佳而不符合岗位需求”而被无偿辞退的风险。可换个角度想想,基层员工并没有话语权,小角色的命运多是“任人宰割”。在家办公的这个月以来,我努力完成输出工作成果,每次会议认真记录,但心底不免还是存在着担忧,每天打开企业微信都害怕会有不好的通知下发。

越是害怕,越是容易发生。降薪倡议书真的送至我们的手机端了,前文一直在渲染公司业绩受创严重,洋洋洒洒的倡议书里却字字透着降薪要求不可拒绝的意思。基层员工二三月的薪酬将按照两个方向执行,一方面是降薪至应发工资的70%,一方面是停职留薪30%,四月及后期若疫情下经营未能改善将继续执行倡议内容。即便倡议书中也提及到高管将会降薪至50%,作为基层员工的我们只是毫无感觉,因为员工都知道高管的薪资福利不在于月薪的发放,更多的是其他红利。看完文件后,,我的心情是拔凉拔凉的,自己那么一点工资还要打折或者被安排停职留薪,那将是多么难过呀。想到领着这么丁点儿到手工资,还得支付房贷、个人生活和赡养父母,都不再敢想后面的事情了。可悲的是,这场疫情战争什么时候结束,没人能够准确回答。

倡议书表面自愿,实则强制,只有同意与默认同意,选择超出这两种意见的就有可能被谈话。疫情当下,比起降薪更让人害怕的是失业,因此心里再多的愤懑,也只能同意。经营遇难时公司就想全体员工共同承担共克时艰,但是公司在盈利分红时怎么就没有想到员工呢?倡议书对于降薪留职的说法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截止日期,关于此时员工被扣掉的薪酬也没有说明会在公司盈利时返还。很多员工埋怨说,既然不能共富贵,为什么要求同患难。

客观来讲,我能理解企业在此情此景下作出的决策,毕竟是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但是不能理解的是用各你种花言巧语去掩饰其中的阴暗。在人才管理的方面来讲,员工是企业最大的财富,但很多公司并不能真正地践行这一准则,更多经营者只是盲目地要求为企业注入新血液。我之所以离职上一家公司,就是因它不爱惜人才也不尊重人才,一味地去从各方面克扣员工,即使我的岗位并没有受到很大的不公,但我不愿在那种环境和文化下工作了,害怕自己会变得越来越麻木。人各有志而已。

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渴望上班,这次的“疫情假期”实在漫长,希望疫情打击下的经济萧条状况早点结束。生活还将继续,脚步从来都不会停止。相信遇到这种情况的绝不止我一人,既然无法改变公司的决定,那么我决定改变自己的现状,通过课程学习去提升自己,待蜕变成最好的自己时,我会拥有更多的选择权与决定权。没有过不去的寒冬,我希望能够早日看到暖春的到来。真心祝愿全国人民早日取得抗疫胜利,胜利那天将是一个最具纪念意义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