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有两个人是我最牵挂的,最触碰心尖的人-“爷爷”“奶奶”。躺在床上,随机播放也能应景听到满是伤感的旋律。脑子像回放童年的成长,记时那刻的老一辈的人都只是知道寒门棍棒底下出孝子,所以那个年代下的谁家小孩不挨几顿暴打也是不现实。渐渐的我们懂事,爷爷奶奶也没有打过我,剩下就是淳淳教诲何是对,何是错,何是善,何是恶,此不知教是恩,罚是爱,苦是练,说到底还是心心念念希望我能成才,将来出社会能有一席之地不至于被社会淘汰重走父辈这一代的路子。

想到那时候懵懂无知自己多少伤害了爷爷奶奶的心,多少次深夜抹泪,心疼的替我擦拭药酒试图让我好受一些,一幕幕的情景恨不得呼自己两巴掌。而现如今,爷爷奶奶老了自己长大了出去闯荡江湖现却是一事无成愧对两老心里深感不是滋味。对不起他们的良苦用心,外出打拼几年工作忙的里外不是人而家里两老,就少见了少念了,就会有些想念。

每当深夜回家的路上总会望向家乡的方向,常常想象爷爷奶奶身体怎么样,现在是不是睡下,那一刻才能体会到别人总说的游子相思的感觉!

可能会有人问我:“你人生中最重要两个人就是爷爷奶奶,但你爸爸妈妈呢?”对!我还有爸爸妈妈,但更多只是存在过年的时候那几天家里两个“贵客”吧!只是盼望,渴望得到却是怕得到是失望可有舍不得。

从我记事那一刻,爷爷像爸爸,奶奶像妈妈,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可以在奶奶怀抱里撒娇吵闹,也可以趁着爷爷编箩筐的时候带着小白坐在旁边扯着竹辨让爷爷教我编,还可以晚饭过后坐在爷爷大腿上用手刮扯着胡须让爷爷给我讲打仗故事,小白就在脚边窝着看着我偶尔还摇摇尾巴。所以对于我而言更多的陪伴是我爷爷奶奶所以感情很深,现在到他们老了虽然我还没能做出什么但我在努力去做,他们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和寄托。

最近总是想到小时候,因为太皮了就被爷爷抽的浑身都是紫色的。哭的都哑了奶奶晚上就好好跟我说教,我只能点头让奶奶轻点擦药酒疼呢。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了梦中隐隐感觉到爷爷进来看了一会跟奶奶说什么就走了。第二天就规规矩矩的上学,干活不敢造次了的样子就想笑。

童年很美好也很有意思,但我们需要记住成长的经历是你最大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