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电话终于打通了?我外卖点了两个小时了,你还没送过来?”

“对不起,我路上遇到点事情,马上到,对不起…”

“送吧,送来了也是差评”我脱掉被汗水浸透的制服,狠狠地甩到床上。

我愤怒的挂掉电话,冷静下来后我有些后悔,告诉了他给他差评,会不会往我外卖里吐痰呢?

我是派出所里的“苦力”,右手臂章赫然写着交巡联勤四个字。顾名思义就是兼做交警与巡警的活,烈日下冲到第一线的苦力。

今天和交警队合作开展“禁摩限电”整治行动,查扣摩托车和超标电动车。

烈日下汗水慢慢在后背画起了地图,现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钟了,我有些不耐烦了。

“您好,交通违规整治,请您配合!”这句话在交通整治时,一小时内会说很多遍。但是会得到很多不同的回应,我做好了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心理准备。我放下敬礼的右手,看了看眼前的外卖小哥。他左脸上有一大块胎记,眼神躲闪,呆呆地站在原地没说一句话。

这样的就比较好办,对执法人员敬畏,或者说天生对权利的畏惧。

我正了正帽子,擦了脸上的汗,打开执法记录仪道:“您好,依据深圳交通法规,您的电动车为超标电动车,现在要暂扣,请问你明白吗?”说完这长长的台词,嗓子都有些干哑。

“警官,能让我送完外卖吗?送完后,我自己骑过来给您!”快递小哥喏喏地说话了,声音越来越小,他自己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你开玩笑吧?你们美团的就是心眼多”我冷笑。

半个小时前,刚被我拦住的一位快递小哥顺势加了把油门就逃了,跑出一段距离还扭头骂了我一句。

想到此,我快速拔掉了快递小哥的车钥匙,以绝后患!

“好了,跟我去开处罚告知单吧”我催促他。

“警官,我先去送餐,再得两次差评,这月的工资得少一半。”外卖小哥有些焦急,眉眼扭在一起,脸上的胎记也打了褶。

说完,他将电车后座的外卖箱扛在了肩膀上。我欲阻止他,他已经背着箱子跑走了…

“送完,我回来处理!”跑出几十米后朝我大喊,我愣在原地!

上午十一点半,“禁摩限电”行动结束了。

领导将我叫到岗亭:“你是新手吗?车主跑掉了,这车我们就查扣不了,外卖小哥不过来处理,后果你来担!”

我走出岗亭,看着来来往往的外卖小哥,眼里尽是鄙视。气冲冲地骑上摩托赶回中队…

我再次拨打外卖小哥的电话,嘟嘟几声后被挂掉了。我怒不可揭,将手机扔到桌子上,咒骂起外卖小哥。我去参加整治行动前订的餐,原本想在行动结束后就能吃到可口饭菜,过了两个小时依旧没等到。

叮铃铃…

我的电话响了起来,外卖小哥打来的。

“大哥,对不起,我将您的快递放在一楼保安室了,我着急送餐,对不起!”

没等我回答他就将电话挂了。

我苦笑着走到阳台,拨通了投诉电话。正好瞥见外卖小哥正背着外卖箱往门外奔跑,外卖箱上下颠簸地厉害,我总感觉外卖箱要把他单薄地身体压倒。他不放心地扭头往一楼保安室看了看,也可能在表达歉意。

那一瞬间我看到他脸上的胎记,粘上汗珠,格外清晰。

他真的跑着去送外卖了…

“喂,美团外卖投诉热线,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吗?”

我顿了顿:“不好意思,我打错了”草草挂了电话。

吃完外卖,我接到了领导的电话,外卖小哥主动去接受处罚了…

我打开美团评价页面,给了外卖小哥五分好评,默默在评论中写道

“对不起,我只能给你个好评!”

生活中,工作中往往我们耐不住自己的性子,喜欢以既定形象或大众印象来评判别人。每次愤怒来临前,请等一等。面对网上的舆论一边倒时,评论前先等一等,要有自己的思考。特别在评判一个人前,请再多等一等,耐心多观察会儿。

多等一等,不要让每个好评前都只能加上一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