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不再去跟朋友说自己地事呢?大概是从我发现倾听比倾诉更能拉近关系开始吧,当我清晰地感知到这一点时,我学会了压抑自己地情感,慢慢地我发现,别人地倾诉只是需要一个人听罢了,而这个人可以是包含你在内的所有人,无差无别,而你的故事在他人听来也没什么所谓,口头上附和两句就过去了。

记得在高中,我被迫拓展了一下家族的族谱,我爸认出了一个走动不频繁的堂兄弟,而他的女儿也在这个学校,我与她之前并不认识,所以也谈不上亲近,只是因为在一个班,一个宿舍,可能是血缘也可能是其他,所以慢慢的走近了些,有一天她告诉我,她谈恋爱了,我很高兴,同时又有点担心,我的月份比她大一些,总拿自己当姐姐,所以在某一天下课去食堂的路上,我见到了那个男孩子,并且很多管闲事的警告了他,希望他真心的对她好,达成了我作为姐姐的心理优越感。由此,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有一天,他们吵架了,然后她告诉我,其实他不喜欢我,觉得我管太宽了,就第一次见面时的警告,我当时很尴尬,只是告诉她,好的,不好意思,我做错了。

可是现在的我想想,那个做姐姐或者哥哥的,看到有男孩子跟自家妹妹谈恋爱不想怼他的,因为管不住自家妹妹喜欢他的心,只是口头警告已经很客气了。那之后,我对他们的相处再没说过一句话,只听她说到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事,后来,我不知道算不算是我跟她吵架了,蛮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不曾与她同进同出同睡,起因是那个男孩子要与她分手,我初听到消息时,生气又担心,然后就控制不住的说了好多好多话,对那个男孩子的第一印象,后面她告诉我的那个男孩子的想法,他们相处过程中的摩擦,希望借助这些话让她不那么难过,可惜,我忘记了,我说的话语是那么的伤人,毕竟她是那么认真的在投入一段感情,而我,却揭开了那层美好的假面。可能是因为太年少,所以总会把事情想得很美好,他们又复合了,我在去往食堂的路上看到他们说说笑笑,心里感叹一句真好还好。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也总算是和好了,虽然有些事彼此都没忘记,可好像又更懂得了彼此。高中毕业以后我们也没了联系,之前的要好仿佛都是逢场作戏罢了,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当时不像现在,人手一部手机。大学时,我与她恢复了联系,去过她的学校,问起那个男孩子,她说,他们分手了,我问,怎么了,她说,高中毕业聚会时,那个男孩子喝醉了,有朋友问他,她是谁,他说,我不认识,然后他们就彻底分手了,我不知怎么安慰她,毕竟那时候,因为他我们吵过架,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后悔过,不过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我理所当然的转换了话题,想来她可能也觉得不好意思吧,就同我聊起了其他。

虽然,但今天我也从来没有说过不怪她,但是,那时我确实不开心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过从那以后,身边不管是多亲近的朋友,对于她们的感情问题,我都不再多过一句嘴,毕竟我是她们感情世界里的外人,只要在她们伤心难受时我能一直陪着她们,我也就安心了,至少我还能看着她们,直到那些不好的彻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