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有些人天生开朗活泼、平易近人,有些人傲睨一世、自命不凡。但他们只要还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他们都还是地球人。从出生开始,便被安排上了一切人类该做的事。

父母,我们的第一任老师,自我们有意识开始,家庭教育就已经开始了,然后,一直影响着我们的成长。

小时候,家里还不够富裕,就和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大我10岁的姐姐住在农村的一个小屋子里。小时候那些打打闹闹、天真烂漫的记忆都渐渐模糊了,但最近看着家里的长辈教训我的亲侄子的时候,回想起一些往事,无奈有一些伤感。

我童年的记忆里有一个很好的玩伴,在我上小学三年级之前,我俩一直都很喜欢在一起玩。每天放学回家,我俩都像极了两个小猴子,蹦蹦跳跳的蹦在大人的前面,我俩又喜欢攀比,比收拾书包的速度,比奔跑的速度,甚至比写作业的速度。所以回到家我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老师布置的一篇小字写完,然后在他面前炫耀。尽管如此,我俩依旧很要好。我俩经常在一起玩“过家家”,喜欢将各自带入爸爸妈妈的角色,或者是哥哥和妹妹的角色,亦或者是我俩长大后一起工作的角色,然后偷偷去拿邻居家屋后面摆放的瓦片,用来当作碗,路边的花草为菜,用瓦片刮一些泥土当作今日份的米饭。偶尔,我们还会把他家放火柴的屋子当作我们的房子,假装每天勤劳工作了一天后的家居生活,平凡而有味道。

美好的记忆里总有些破碎的片段,我记得经常有一些大哥哥来看我俩玩,有时候我就会害怕那些大哥哥,害怕他们说我和一个男生玩,所以当我看到那些大哥哥出现的时候,我就会躲起来,很深刻的一次,我躲到了我家屋子后一个很隐蔽的角落,一般不仔细找是根本不会找到我的,他就一直在屋子的大门外唤我的名字:“兮未,文兮未,饭做好啦,你在哪里呀,你怎么又不见啦,好奇怪呀,你不出来我不想和你玩了。”不管他说了什么,我害怕到反正打死我也不敢出去,后来就真的没有出去,直到天快黑的样子,我就慢慢的进了屋子,他也早早的就回家了。

童年的友谊很平凡,很容易建立,也很容易破裂,但我很庆幸,我和他的关系只要我每次拿出一颗糖他就会和我和好,也许那颗糖只是他内心一个原谅我消失的一个借口罢了,他其实一直都是包容我的,我很惭愧,一直走不出封建式男女有别的概念。

渐渐的长大后我发现了一个普遍现象,我们从小被教育自己的的性别特征,当有男女意识开始,我们便习惯性认为男生和女生就应该被划分在两个区域,开学第一天,大部分没有分好座位的情况就是男生挨着男生坐,女生和女生待在一起,没有人打破过这个定律,除非特殊情况。我是一个农村的00后,在我的意识里我接受的小学教育是相当落后的,在班主任眼里,男孩儿几乎都是调皮捣蛋的,女生就是勤学好问的,还时常教育我们:“男生最好和男生玩,女生尽量不要和男生玩,并且老师偏心的程度会很大,和其他地方相比就会有很大的教育偏差。

长大后明白,这样封建式的教育是万万不可推行的,如果从一开始我就鄙弃那些根深蒂固的观念,也许现在的我的眼界就会再宽广一点,如果我没有过性别差异的意识,我现在就不会对男生这种生物抱有任何神奇的思考。写下这篇文章,是希望今后自己能走出这片阴霾,无所畏惧、坦然面对、开阔明朗,也希望全天下和我有共鸣的朋友永远透彻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