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受着要命的疼痛,她还是固执地擦干了眼泪。瞥到自己腿上的衣物和内衣被医生剥离,又看了看周围的男性执法人员,她艰难地抬起颤抖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固执地保护着自己的尊严!手抖的厉害,几次滑落后,她又固执地抬了起来…

早上八点钟,我惯例性地在所里二楼食堂吃早餐。早餐算是丰盛,不自觉就吃的撑了。

不慌不忙收了餐盘,正准备惬意地享受下消化时光。

对讲机响起来时,我被吓得一颤!开始诟病对讲机的音量,在室内如喇叭般响亮。

“XX警区及交巡联勤,总台呼叫!GG路发生一起交通事故,现场有人员受伤,请立即赶往处置!”

看了看周围就餐的同事,被动的都停下了手里的筷子,甚至忘了咀嚼。我满脸羞愧,顺手快速操起餐桌上的对讲机和执法记录仪,飞奔下楼…

“具体在GG路哪里?GG路这么长。”同事尾追而来,大声询问!

“多半是富士康南门”凭着经验猜测我给了答案。每每想起今年富士康南门发生的几起事故,胃里没来得及消化的食物就隐隐翻腾。

驾起警车顺利到达现场。

事故并不在富士康南门,还好在GG路口得到“铁骑”兄弟的指引,没跑任何冤枉路。

一辆接近十米长的货车停在人行通道,一辆电动车倒在货车尾部,已有几个交警队的执法人员到现场了。

待走近细瞧,地上躺着一位约莫二三十岁的花季少女,双腿均已血肉模糊,白骨外露,正低声呻吟。

我立即扭过脸去,再不敢细看,使劲吞咽了一口唾沫,安慰下在胃里翻腾的早餐。

正准备拨打120时,救护车的警笛声就由不远处传来。

两名同事率先走向货车司机,将其原地控制起来。我和另一名同事拉起警戒带、疏散人群,以保护现场。

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下车后向受伤女子狂奔而来,简单观察了下现场后,几位医生当即就忙了起来…

一位医生拿起医用剪刀剪掉了女子腿上残留的牛仔裤,以方便处理伤口。当下身绑满绷带、处理完毕后,医生又顺手剪去了女子的内衣和背上的衣物,便于观察背部伤口。女子的意识一直是清醒的,这让我很纳闷,按常理受了如此重的伤,大脑会保护性休克的。

前期处理结束,女子将被抬上救护车。承受着要命的疼痛,她还是固执地擦干了眼泪。瞥到自己腿上的衣物和内衣被医生剥离,又看了看周围的男性执法人员,她艰难地抬起颤抖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固执地保护着自己的尊严!可能疼痛让她的大脑无暇顾及控制双手,双手几次滑落。她咬着牙又将手臂抬起,每一次都如负千钧!

看到这一幕我颇受震撼,内心也得以安慰。震撼于双腿极可能要废掉的人能如此清醒、理智。安慰的是如此一个注重自己尊严的人是不会放弃生的机会的。

确实,整个过程中我都在换位思考。一位妙龄女子遭受如此沉重的打击,还能不能在往后的日子有拥抱阳光的勇气。在常人难以承受的疼痛下,她仍没忘记自己的颜面,她捂住了自己的脸,也就有了生的信念。

事故处理结束后,生命与尊严这两个词一直在我脑中盘旋。

生命与尊严孰轻孰重呢?当生命受到威胁时,尊严真的重要吗?

就像有段时间热议的“生命的最后的时刻,是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有尊严的老去。还是为了多苟活几天,让自己已残破的身躯饱受冰凉的医疗机械的折磨?”

“让我有尊严的老去”,就成了很多老年人或绝症病人的诉求。“生前预嘱”应需而生,可以通过生前预嘱的方式当自己丧失表达能力时,放弃医疗救助,让“尊严死”成为现实。

如果马上要走到生命尽头,是忍受着苦痛和冰冷的医疗器械,或是有温度、有尊严、自然地接受死亡?我也是更倾向于选择后者吧。

我希望活着带着尊严立,死带着尊严去!

我更希望那位女子,有面对生活的勇气,能璀璨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