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活的那个村子长着许多树。有了这些树,我们的村子显得不再单调,萧瑟和乏味。树把原本平淡无奇的村子一下子装点的生动起来,少年的我常常喜欢静靜的看树,或远,或近,目光里满是柔和,愉悦和憧憬。在辽阔而舒缓的平原上,我们的村子就像是一副水墨画,质朴而安静的坐落在那里。少年的我站在村子南面高高的山岗上远望,那些用红砖或蓝砖垒砌起来的墙壁和青黑的屋顶在一棵棵树木间若隐若现,仿佛是书里描述的世外桃源。看到树木掩映的村子,也就看到了家,说不清为什么,心里便不由自主的踏实了。我盯着村子里的树发呆的时候的确很多。村子里,有着世代耕种的传统,没有什么书看,特别是在放假后,除了去地里割草,或者帮家里做点力所能及的农活,我能做的事就是和小伙伴一起玩耍。那时的村子外面,小河里的水常年流淌河水清清,鱼虾很多,一到假期我们就会去河里摸鱼捉虾。除此之外,我最喜欢的就是一个人静静的看树,发呆。村子里多槐树,杨树,榆树和柳树。春天一到,柳树在一夜间就长出了鹅黄的叶芽,杨树的叶片也趁人不注意突然就长的满眼都是,槐树和榆树的叶子倒是要晚一些才能长出来。不过,当季节的脚步从春天渐渐迈向夏天,天气越来越温暖甚至是越来越热时,榆树上的榆钱和槐树上的槐花就欣然出现了。这个时候,整个村子胜似图画,空气里飘满的榆钱和槐花的香味更是让人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