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别人的镜头看这个世界固然好,不用行千里,也知道四季;找个翻译,不用学外语,也知道彼此。可如果可以,我依然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一点一点努力,让自己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就当人生又多走了几步,一个人如果能一直满足自己的内心,才有资格成为“自己”最信懒得伙伴。

不久前有人在微博上给我留言说:大学一年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开始的一帆风顺,到后来的频频失意,感觉世界都在与我做对,在每一次遇到挫折或者失败的时候,我都想着去放弃,去逃避,选择一个时间、地点去放空自己,打着整理思绪的幌子,实则是去逃避。失败过后每一次都想找个人去倾诉,不管好的坏的,都说出来,抱怨这儿抱怨哪儿,把自己的愤懑不平全都抛好友,以来证明自己的“伟大”。兜兜转转,反反复复之后,我感觉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难道是好运气都已经用完了?

其实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个留言的时候,我并没有马上整理思绪去回复她,反而想到了小伟的经历,我就把这个故事讲给她听。

小菁说起来也算得上是“典例”了。

2015年,就是这一年小菁和好友说她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开始竞选班长,成功了;又竞选学生组织;又成功了,然后平日里写写东西,参加自己想参加的社团,周末出去干干兼职赚点儿外快,然后和小伙伴们出去浪。其实这个生活还是蛮不错的,蛮充实的。可是令小菁想不到的是,如此充实的生活也会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虽说工作能力很强,但头一次担任班长,很多事情处理不好;原本被周围人看好,并且自己也满怀信心,觉得能在学生组织中留任,可后来连一个竞选的机会都没有,就惨遭淘汰;连连的事情,让小菁的学习成绩不理想,学生干部难以留任。大一结束的时候,小菁找到我,请我去吃饭。那一晚,我看出她满脸的愁态,我想酒有时候是一个好东西,能让人处于一个无所畏惧的状态,把堆攒在内心无法说出的东西全都说出来,所以那一晚我没有阻止她去喝。事情也和我预料中的那样,那一晚,她说了,说了一些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话,说一些我们都无法感同身受的东西。

事后,我传短讯给她。

不痛不痒的我们也已经到了“加冠”之年,虽说不过才20年,人生的四分之一亦或是五分之一,难道这都是无关痛痒?慢条斯理的回想起来,就这20年的时间,我也碰到过很多的挫折、磨难,更甚至一蹶不振,选择堕落,选择逃避,这些不可否认都有,可真的从内心来说——就当人生又多走了几步。就像我很喜欢班长的一段话:你觉得不被理解就对了,那是让你认清朋友的机会。你觉得黑暗就对了,那样你才能分辨得出什么是你的光芒。你觉得无助就对了,那样你才能明白谁是你成长中能扶你一把的人。你觉得人生和你设想不一样就对了,那样你才能知道成长的意义。说了这么多,与我们而言这些都是过眼浮云,很多人都会说大道理谁不懂,可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个人。我想说既然有人能做到,为什么那个人不是你,自己为什么过早的给自己别上否定的标签,过早的对自己下“诅咒”。其实在你当初要去选择走这一步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好,无论多大风多大雨,就算是跪着你也要走完,没有为什么,这就是你自己选择的路。路,还长天总会亮的,很多时候你选择它,然后从中收获了这就够了,并不一定说非要达到自己所有想要的,想要的多了就是“贪婪”。

第二天,小菁回短讯给我:原来,你也曾走到过那么远…

有时候,回头想想自己以前经历过的,无论错与对,是与非,无非都是你成长路上的一处风景,一站一站的走下去,加冠之年,未来需要你做还有很多,这些过眼浮云,就当人生又夺走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