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来,出现了一个词叫做讨好型人格综合症。所谓的讨好型人格,是指无视自己真实的意愿,无底线地去迎合取悦他人。讨好型人格的人,他们的同理心很强,善于为他人着想,并随时准备着无条件去满足他人,他们不敢去拒绝他人的请求,宁愿委屈自己,也要成全别人。他们特别害怕和别人起冲突,总是通过退让,牺牲来避免冲突和争执得产生。就算被欺负被冒犯了,也总是通过主动道歉,通过妥协来粉饰表面上的太平。他们以为这样就不会伤害到别人,别人也就不会来伤害自己。但其实他们活得很累,这样无底线地一退再退,只会让别人觉得他们软弱可欺,只会让别人一进再进,而他们愈加委屈,愈加软弱,从而渐渐丧失自我。

我,在讨好型人格阴影的笼罩下,小心翼翼地生活了二十几年,却不自知。

小时候,莫名地忍受姐姐的一次次城门之火;

住宿时,因为怕吵架,而忍受舍友的深夜扰民;

骑车时,明明对方是逆行,有理的自己却还是骂得抬不起头;

选专业时,因为父母的希冀,违心选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

工作时,因为不想让父母难过,放弃了发展前景好的地方,选择了偏僻的邻家小镇

……

我不敢拒绝别人,害怕让别人失望,害怕拒绝别人产生的自责和愧疚感。

因此,

被告白时,因拒绝别人产生的负罪感而过度自责,自我厌弃;

因此,

当学长学姐请求帮忙签到,毫无理由地翘掉了自己的专业课;

因此,

当舍友把滴水的衣服挂在我床上,我忍气吞声;

因此,

当卖场的阿姨推销了产品时,我拒绝得毫无底气,最后抱着一堆不需要的东西回家;

因此,

当同事欺负你是新人把所有的工作都推给你,我默默地忍受了;

因此,

当领导把你一人当三人使,我毫无怨言。

可是,就算我忍让了这么多,舍友还是明知故犯,就算我把所有的工作都包了,同事还是吹毛求疵,就算我废寝忘食,领导还是嫌你效率低。我迷茫了,为什么人心换不来人心,为什么你越好,别人就越欺负你。可即便如此,纵使别欺负到了极点,我还是像一个随时准备献身的祭品一样,兢兢业业地扮演着,卑躬屈膝的讨好者。

直到听了神童蒋方舟的演讲:“我是如何战胜了讨好型人格”。我才恍然大悟,我这不是善良,不是宽容,不是忍让。我只是单纯地只是害怕起冲突,害怕别人不高兴。其实,我,是一个讨好型人格患者。

讨好型人格的人,他们的内心极度缺爱,他们渴望得到别人的喜欢,他们害怕自己不去顺从他人,别人就会讨厌他。或许每个人成长道路上都存在着讨好别人,渴望得到别人喜欢的倾向,只不过有的人保持在正常的范畴内,而有的人在一次又一次的试炼中,加剧了讨好型人格的生成。

小时候,家里一直的教育就是,要与人为善,多忍让,凡事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要做一个乖孩子。无可否认,他们的教育方式很成功,我成为了别人眼里懂事听话乖巧的好孩子,但一方面却也让我成了一个缺乏主见的孩子。因为父母外出工作,不得已把我们寄在了重男轻女的爷爷奶奶家。虽然我一直都知道哥哥们的不同,却也默默地渴望着爷爷奶奶的认同,不过此时我还是一个快乐的孩子。直到后来……

有一天,我在学校被同班的女生欺负了,我不明白我们明明是好朋友,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于是我带着委屈和不解,想找一同长大的姐姐倾诉,可是那一次我姐又再一次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把气撒到了我的身上,大声地训斥我。虽然她以前也经常这样,可是那一天却觉得那么的委屈,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那时的我,只有一个念头:同学不喜欢我,亲人不喜欢我,除了我爸妈,这辈子没有人会喜欢我了,没有人了。于是那一年,我封闭了自己,关上了自己的嘴,宁愿被别人笑称哑巴,也不愿开口和别人交流。

时间可以抹却旧日的记忆,却无法抹去成长的创伤。时至今日,我还是觉得除了我父母,没有人会喜欢我了,就算有很多喜欢我的人,我也觉得总有一天他们认识了真正的我,他们就会离我而去。时至今日,我还是活得如此的小心翼翼,还是觉得如果我和任何人发生了争执,所有人都会站在对立面指责我,我是个被世界抛弃的人。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根源所在,却无力挣脱,这是我的心魔,需要我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克服。

虽然现在的我还是会因为拒绝别人心怀负罪感,虽然现在的我还是因为不懂拒绝而超负荷工作,虽然现在的我还是谨小慎微地和别人相处。可是我知道,我要好好爱自己,我也在努力地爱自己,多爱自己一点,更爱自己一点,至少,我还有我。

可无论如何,我也始终是笑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