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时候啊,周立波还活跃在映前,隔壁的泥泞小路还没有变成现在的柏油马路,QQ上的漂流瓶还没有被禁,一切都是最初的时候,我清晰的记得,知了在树上一个劲的赞美夏天,我躲在屋里,吃着冰棍,用着向老爸借来的手机,玩着漂流瓶。作为一个男孩子,我向来是叛逆的。

那是个阳光毒辣的午后,那是我第一次遇见她。我成绩不好,一直在班上“锲而不舍”的拖地班上的成绩,我以为我本该一直这样,我沉迷于学渣的乐趣当中无法自拨,至少,我以为是这样的。

“你好”我当时是抱着什么心思的呢,已经忘了,姑且称为是一个学渣的心思吧。

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教训我起来了。

“你这个年纪应该学习的”

“小姐姐,你是在教训我吗?”后来,后来,为了跟她聊天,我不得不在她的“监督”下来时学习起来了,学不学习的区别的是,十位上的数字可以往上升一位了。

我觉得是我是网恋了,可分明什么都没有说,我发现,我和学习在谈一场名为不知名的早恋。

每天晚上都要联系的我们,突然有一天发生的矛盾。

我把班上发生的事情跟她分享的时候,她那天明显不在状态,直到我追问她,她说才吞吞吐吐的说,是因为交了男朋友。晴天霹雳,我以为我们“你知道吧,”她说“学习很重要,你这个年纪最重要的是学习”鬼话!

后来呀,不知怎么和她失去了联系,漂流瓶开始出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渐渐的,总感觉心空了一块,也不怎的,在一次班级测验中,居然班上前二十名。原本想放纵的我,突然尝到了一丝甜头。

过了许多年了,我已经上了大学了,室友打趣我“想不到你以前这么学渣啊,太励志了,说说出来让我取取经呀”

“因为一个女生呀”

“哎哟,恋爱的酸臭味,酸,真酸”

我没有骗他,我曾经是无数叛逆少年中的一份子,梳着现在看不懂时尚的发型,穿着现在领悟不了的时尚在网吧里厮杀的时候,因为她的督促,回家看书。

现在回家的时候,老人家总会对着我感叹,真是一个奇迹,只有我知道,因为上帝是公平的,岁月才给了我新的选择。不经意的一个人的出现,总有她出现的使命,纵使是她是生命中的流星,一闪而过,也会在你原本枯燥的生活里留下印记。

后来,我告诉自己,永远不对自己定义,永远珍惜出现在身边的人。一个人的存在因一个人的存在而富有意义,改变从来都不是难得事,岁月奇袭,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自己决定自己的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