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左耳藏进了一片海。或是游泳时一滴来自大海的水滴滑进了我的耳道,又或是大海的狂鸣在雷雨天气涌入了我的耳朵,但无论如何,耳边涛声阵阵,我拥有了一片大海。

清晨醒来,被窝温暖。听左耳的航船依然依偎在港湾中,海浪随呼吸的频率轻轻地拍打着船儿。没有海鸥的鸣叫,但窗前玉兰树上的小麻雀啁啾声却传入了我的右耳。感觉奇妙极了,我左耳里有一片专属于我的大海,外界的事物,又透过右耳,透过万水千山,点缀着左耳里的世界。

悄然进入深夜,小渔船缓缓划向港湾,桨声欸乃,灯火幽幽,带着夜归人回到港湾。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如熟睡的呼吸一般均匀和轻盈,抚慰一天的劳累,如欸乃的桨声,载我入梦乡……

这是我的大海,风平浪静抑或是浪涛怒吼,都是我情绪的涌动。

在剧烈运动过后,在心潮澎湃时,我的大海波涛汹涌。我的心脏在猛烈地跳动,雷声轰隆,波涛在愤怒的飞沫中呼叫,我的血脉在喷张,狂风肆虐,闪电如火蛇在大海蜿蜒游动。听吧,听吧,在风暴中的呐喊,是你永远打不败我的年少誓言,是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的自信和力量!狂烈的风暴,是我张扬的宣誓,声声怒涛,是我生命的律动。

而静时看海天相连,一呼一吸间听潮起潮落。浪声拂过海滩的贝壳,收藏着一个个的小小理想。海子愿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却不必。处一静室,静心聆听,便可从左耳听见我心脏的跳动,大海的呼吸,在云卷云舒潮起潮落,我看见自己的小世界。

在左耳听海的第四天,我去医院咨询,医生告诉我,这是左耳突发性耳聋,两周药物治疗,现已痊愈——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