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然记得大二那个平常的晚上,刚下晚自习,走回宿舍的路上,我妈给我打了电话,跟我说爷爷快不行了。然后我搭乘了那天最晚的班车,只为了让爷爷感受到我们都在他的身边。在车上,想起跟爷爷相处的点点滴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由于某些原因,让我变成了一个经不起离别伤感的人。

我最惶恐的事就是身边的人离开我。

经过12个小时的车程,我终于回到了乡下,到现在我都忘不了看见爷爷的情景。在一个小小的祠堂里,地上铺着一张小小的草席,爷爷就躺在这张草席上面,我喊了一声爷爷,爷爷看到我情绪有了一些波动,他想伸起手来,但是我感觉得到他已经没有了力气,手只能在席子上颤抖。我又哭了,我知道爷爷他很快就要离我而去,可我却还没有凭我自己的能力回报过什么给他,哪怕是给他买一件衣服,或者请他吃一顿饭,我都没有做到。

在当天的晚上,爷爷终于回去了他来的地方,然后所有人都在忙着收拾爷爷的遗体,可是没有人流露出一丝丝的伤心,包括我的父母,所有人都好像在做一件工作,只有我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第二天早上,所有事情都搞定了,我和爸爸从祠堂走回家,在路上,我抛出了疑问,我爸跟我解释说自从爷爷摔断了脚,状态就急转直下,只能卧床不能再走动,前两天更是连话都说不出了,村里老人说是要准备走了,按照村里的习俗,死之前要移送到祠堂,只有这样去世了才能跟着先人们,才能庇护子孙后代。

我心里接受了这个解释,但依然有些许愤怒,我问道:“为什么爷爷去世了你们好像都不伤心?”

我爸说:“孩子,也许你现在还不懂,但爸爸不是不伤心,只是经历过太多的离别,不管你哭的多伤心最后还是要接受该离开的人离开,经历多了就会明白,只有平静的面对生离死别,离开的人才能安心的离开。”说完我爸就让我先回去,他要去找找小时候的朋友,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等我爸走后,我也不想回家里,想回到祠堂跟爷爷再说说话,想告诉他我这几年的成长。等我到了祠堂外墙的时候,透过墙孔我看到了我爸,他坐在凳子上,抬头看着天空,手里夹着一根香烟,凳子另一边还躺着三根已点燃的香烟,我没有打扰他,我转身往家的方向走,我知道我爸会将他的一生告诉爷爷,会将他爱的人和爱他的人告诉爷爷,爷爷也会庇护我们每一个人。

那时候起,我也明白了,平静,是最好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