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安详是一种贪。迷茫是因为没得钱。我感觉是这样吧。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做过这样的梦,梦见被几个穿戴尖尖斗篷的黑衣人带走。他们拽着我想拉我下去一个深渊里,深渊通往一条黑暗的入口的方向,漆黑的压抑感。快要被带走之际,梦里的我仿佛如梦初醒般,挣扎喊着,“不行,不可以,我还有好多愿望没有实现,我不走。”当我醒来发现原来是场梦。身心疲惫的我,望着窗外一望无垠的漆黑,在这个夜晚,点点的星光和大月亮若隐若现。我走到阳台,呆呆地望着一片星空,原来一切可以这么美。

可是又想起了泥采说的一句话:“没有可怕的深度,就没有美丽的水面。”

人好像只有处于濒临死亡或危机之际才会发现自己内心所执着牵挂的东西。

在做这个梦之前,好像在这一年里面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见过夜场里的醉生梦死,也见过几个老人下棋满足的像孩子一样的脸尽是安详。世界纵横捭阖,却也繁华明亮,身而为人却不知该所往所终。时间像是变得比那些起伏的日子更漫长且没有意义。

生活明明稳定了,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工资少了点,还养了一只捡回来的小白猫,一切那么正常顺利地重复着每天。没有发生意外也没有出现惊喜。这种日子颓废而安逸。其实也不是非要野心勃勃想要去渴求什么,只是目前状态好像正和心里的什么东西背道而驰一样。

那种感觉就像内心被违和了一样。我到底想要什么?

  其实正常人总有那么几天情绪低落,避免不了迷茫,如果一个人长期陷于那种荒芜里,人就容易变成规则性的“生存行尸”,仅仅只是为了生存而生存。

 人最怕的就是迷失,却不自知。

 造成迷茫感,也许是对世界失望至极而感到心灰意冷,不想活又不敢死,也许是因为心里有太多困惑堆积而起无从解答,形成一种变相的安逸,那种安逸像主动去接近死亡的安详感,那种安详是年轻人应该避忌的东西,不该有的,那是一种自私的贪。

如果你有想要的一样东西,你就不会迷茫安于现状。你想要的那个东西会在你心里形成一个箭头指引着你,加持着你。

 可怕的不是你没有的,可怕的是你连想都不敢想。

 只能郁闷地看着,画梅止渴一样安慰自己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所以一觉醒来世界还是没有任何改变。你亦复如此。

今早下班回到宿舍,宿友阿班上早班的到我回去时貌似整夜未眠,问她怎么还没睡她说她睡不着。瘫在床上哀嚎地和我说:“怎么办,三年了,我还是没存到钱。”绝望的她看上去茫然不知所措。阿班说她原本打算三年前开始存钱,打算三年后盘一家奶茶店,不想再给别人洗脚了,奈何,她后悔地说:“如果能下定决心那时就好好存该多好,现在攒的钱肯定能盘一家奶茶店。”她说,每次都因为一点事,就囊中袋尽,钱不知所踪,比如朋友起哄拉她去逛逛街,吃吃饭,看看电影,加上她为人慷慨大方,又不想失了自己的面子,每次她都主动扫码买单,找个男模什么的,花钱的时候,她告诉自己,钱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一年混到底,一到年底,连车费都没有。

世界诱惑很多,我们花钱拿捏无度,只为贪图舒适的快感。而这种做法,无非是暂时排解潜意识里内心的无聊和刺激内心的快乐因子。而一但钱花光了,内心又会重新陷进迷茫。年轻人普遍的现象就是喜欢花钱来驱散空虚和迷茫。反正之前我是这样的。

我就更奇葩了。三年前去算命,算命先生说我要二十三岁才开始发财,“这几年坎坷不断但不至于会饿死”。反正我信了。从那以后每次发工资我都花得干干净净。

干着没有自律性的事儿,却找着千万种理由安慰自己,无疑今后会渐渐成为一种掩耳盗铃的人,我自欺欺人着。然后再度陷入窘迫,然后迷茫,然后这种状态被死循环。一想起以前那个浑浑噩噩的自己就真想穿越过去给她一巴掌让她清醒清醒。

之前刷过抖音的一句话,大概意思是“当你认为为时已晚,偏偏那个时候是最早的时候。”现在想想这句话颇为应景,难得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幡然醒悟的人。毕竟迷茫也是成长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