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医院开康复证明,顺便复印了自己的病历。晚上回到家,一页一页翻开自己厚厚的一沓病历,心里由衷的感叹,幸好我还活着。

一年前,同样是一个桃花烂漫,樱花纷飞的春天,我被突如其来的抑郁症击垮了。那些曾经被我压抑的情绪就像决堤的大坝,在短短两三周的时间里把我淹没。去医院检查,重度抑郁。于是大一的我,刚刚开始我的大学生活,就迎来了一年的休学。

也许很多人觉得抑郁症就是情绪低落,就是不开心。但事实上并不是那样,至少我感受到的不是。那种感觉就像是我掉进了一个灰色的漩涡,不断地,不断地下坠。那段时间,我好像没有了情绪。我对一切曾经吸引我的事情都丧失了兴趣。走在一片樱花树下,一阵风吹来,树上的花瓣在我身边飞掠而过,就仿佛梦幻中的场景。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个场景应该是美的,但我的内心如同一片结冰的湖,石头扔上去,不会出现一点波澜。

去年三四月份的时候,我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家发呆,在公园走路。我调侃自己开始了养老生活,但是自嘲的背后是我对生活的绝望。我不知道我要怎么面对这样的生活,不知道该怎么走出这样的状态。我的朋友们都发消息安慰我说,生活很美好啊,别想那么多诸如此类的话。我深刻的了解我的朋友希望安慰我却又无可奈何地心情,但我看到这些话的时候,真的很烦躁。我知道这个世界很美好,甚至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世界很美好。可这些美好统统与我无关,我全部都感受不到。我也不想想这么多,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总会有很多念头冒出来。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很绝望。

那段时间真的很认真的思考过,是不是离开这个世界就可以结束一切了。也许是我胆小,我没有赴死的勇气,也许是我勇敢,我抓住一切让我活下去的理由。说实在的我觉得很累,我辞掉了学校的一切职务,辞掉了自己的兼职。那种感觉就像是把绑在自己身上一根一根的线剪短,很爽,很轻松。我真想干脆切断我与这世界的一切联系,但那样,我也许就与这世界无关了。最终,我还是留了下来。现在回想起当时,才明白抑郁症患者不是轻生,他们真的把生命看得比任何人都重要,哪怕有一千个理由然后他们放弃,只要有一个理由让他们坚持,他们都会抓住。那些离开或是留下的人,比任何人都想要活下去。

一切的转机出现在那个晚上。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我疯狂的找朋友聊天,妄图用这种方式找到一点陪伴的感觉。直到那天晚上,我跟朋友聊到半夜两点,说完晚安。我放下手机的那一刻,望着漆黑的仿佛要吞掉我的房间,心里涌出一股巨大的空虚感。心痛,胃痛,痛到我蜷缩在我的床上。我开始明白宫崎骏的那句话,我不能依赖一个人,当分别来临,我失去的是我的精神支柱。能给自己救赎的,终将只有我一人。

从那天开始,我开始关掉手机,出去在书店一坐一整天,自己去看电影,出去玩。慢慢的发现,孤独不是一件坏事,我开始慢慢能听清我内心深处自己的声音,慢慢平静下来,慢慢学会自己和自己相处。我开始学着爱自己,真正的倾听我自己的诉求,认可我自己,接受我自己。

直到现在,我还能和三五老友插科打诨,还能为了学习苦恼,还有了属于自己的美好的爱情。看到曾经的病历,那一幕幕绝望的生活又出现在眼前,我只觉得幸好我还活着,我还活着真好。

拿到康复证明的那一刻,我并没有觉得我康复了。我只是觉得我走出来了,但是抑郁症的影子依旧还在,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完全摆脱,我想大概不能吧。但我完全不担心这件事,抑郁症给了我太多深刻的思考,就像是重生一样。我完全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也许以后,我还会陷入这样的情绪,但我现在觉得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我还活着,所以我能看到我身边所有人带给我的光。

献给所有在与生活与生命奋斗的人。哪怕前路一片黑暗,至少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