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辩解太多,别用外表解说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听那些有自己态度的歌,也许是因为现实中的懦弱与胆怯,只敢在漆黑的夜里从歌中找到发泄。每次,我都会想起她,不是鄙夷,而是敬佩与羡慕。

  我们这栋是公寓楼,面积不大,一层有不少住户,一般都是在本地刚开始工作没什么积蓄或者是在附近读书租的。我就是后者,与母亲住在这里。这里的住户基本上都是租客,常常在换,看见新的面孔也不是什么稀罕事。直到不知什么时候起,每次夜自修下回家时,总能在夜色中昏暗的路灯映照下,看见一个女孩跟我走同一条路、进同一栋楼。但是我看得出母亲有些不喜欢这个人,虽然她真的很漂亮,但是,那一头鲜艳的粉色头发和手腕上若隐若现的纹身,还有比较开放的穿着。我很好奇。但母亲却严厉跟我说,别学她!

  偶然一次赶电梯,匆匆跑过去,看见正好是她为我留着门,她真的很漂亮,我一个女孩子都看的有些羞涩。“谢……谢谢。”她对我笑了一下,笑起来也很好看。我故意站在后面,细细打量她。穿的很潮流,还有一股香水的味道,但也不算刺鼻,化了淡妆,耳环像一个小小的毛绒球,纹身好像是一串英文,看不大清。我曾听到楼下的老太太们围着聊天时谈起过她,说她花枝招展,一点也不像好青年,早出晚归,不知道干什么的。甚至……但是我总对她有莫名的好感,也许是她做到了许多我想做而不敢做,甚至是不敢想的事。

  再后来,我就很久没有见过她了,许是搬走了吧。那些议论也换了风向,就好像这里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个女孩一样。我很想知道她究竟是做什么的,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大声告诉那些曾经也许在背后议论过的人她很好。可是我没有证据,我更没有胆量。想到这不免觉得好笑,我就算证明了那又如何呢?也许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我开始更加的敬佩她,她的举止可以看得出很有礼貌和教养,那些言论她多少也不免听到过,可是她不在乎,更不想去辩驳。她不为那些言语而改变自己的态度和想法。在别人眼中,她或许像个异类,但是那就是她,她想做的她,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与想法。

  人从来没有完美的,要获得每个人的喜欢,未免也太累了。所以,或许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那才是正确的态度。人从来不可以貌相,一个文质彬彬的人在下一秒也许会做出泯灭人性的事,一个衣衫褴褛的人也许在某一刻会成为一个英雄,与其说那些穿着打扮或思想奇怪的人是异类,更不如说是那些凭外表就对别人评头论足的人是修养的缺失。他们甚至没有勇气去做那些深埋在心底的大胆的想法,他们知道这个世界对于“异类”的苛刻,就混在人潮的波浪里随波逐流,最后迷失了自我,被世界同化。而我,什么时候能摆脱那一份懦弱,或许到最后也只敢在心底默默敬佩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