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幼儿园到高中,每个阶段我都有一个记忆深刻的同桌。她们是我曾经最好的朋友,时隔那么多年,我自信自己仍然可以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她们,那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熟悉。可是我们却因为同一个原因渐渐失去了联系,那就是前途。年少时的那些争执,拥抱,分享零食与交心,都埋藏在了那段童真无邪的岁月里。多年以后,我曾经偶遇过一些同桌,可是生活不得意的窘迫让我顾左右而言他,生生的再次折断了这份情,也许自以为深情和逃避不开世俗枷锁的一直都是我。

我还记得我的最后一任同桌,我们曾经同床而眠,亲密到无话不说,可是第三者永远是感情的最好破坏者,那人是我的母亲,她清楚我的性格,十分刚愎自用。母亲的初衷是为我好的,害怕我和同桌感情太好耽误学习。于是“别人家的孩子”成了她阻断我们友情的手段。母亲总是在我面前夸奖我的同桌如何如何优秀,而我哪里又比不过她。一开始我并不放在心上,而且我一直都知道她很优秀,才敢放心的和她做朋友啊。当初可是有很多人争着做她同桌呢,我还耍了一点小聪明才能靠近她的。可是随着母亲日复一日的言语刺激,我开始生出了一股子怨气与不服,甚至看她的目光里包含了一丝审视,她是极为敏感的人,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只是我们心照不宣罢了,各自装傻,维持着表面的和平。我开始表面懈怠学习,半夜偷偷做题,麻痹别人,最终高考我拿了全班第一的成绩,而她被我远远的甩在了身后,我的母亲很开心,可是我的同桌开始怀疑我以前表现出的我很懒的动机。我只是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心,所以隐瞒了一点而已,可是面对她的眼神,我心里有点慌。我明明当初是希望和她一起好下去的呀,现在的分数差距很难上同一所大学。我只是在她回老家休息的时候,仍然白天黑夜的做题而已,我为自己找着不负责任的理由。可是只要一想到她曾无私的为我解题,而我花了上千元买了珍贵的复习资料,可是母亲和另一个同样花钱买了资料的小伙伴要求我保密,不能分享给她,我就心里难受,站在她们的角度来说没有错,这是她们花了钱买的,而且效果如何也不知道,她们不想我拿来做顺水人情,可是我的同桌把她的东西都告诉了我,而我却如此防着她,我的这番不作为终究是让这份友情有了不能说的秘密。

高中毕业以后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上大学,也曾经在qq联系过,约着一起见个面聚一聚,却因为一些原因没成。后来我父亲过世,心中压抑,是她远在千里之外,还为我寄来了礼物安慰我。从那以后,我心中虽感激着她,却也没脸没胆量去找他,没有那个底气。我想她一定过得很好,而我却在生活的打击之下艰难度日,在泥泞之中挣扎,我的面子不允许我面对他的同情。时间过去了六年,她一直在我的心上,是我最后一个真心相待过的朋友,她与我相处的点点滴滴,填满了那段枯燥又紧张的高中生活。我们也曾在操场一起打羽毛球,放肆的笑过,一起争取贫困补助,却只有最后一个名额给到我的时候,我傻气的和老师说我俩平分,然后被我的妈妈责备过。我不知道我的做法会不会让别人面上更难堪,只是那时的我内心还很柔软,见不得我的朋友难过。我也曾在她的分享下,爱上了那个老爷爷卖的臭豆腐,并且她为我剪的鸡蛋好香,治愈了我从小被母亲逼着吃黑糊糊的煎鸡蛋的阴影。

她的皮肤很白,成绩又好,跑步也快,田径比赛都拿前三,而且她还是班上最矮的女生,也许是她的体力战胜了腿短吧。在她的身上,有一种刻苦坚韧的力量,是我从来不具备的,深深的感染了我。她曾带给我那么多美好,可我却一点点的叛逃了。纵使此生可以再见,心中的芥蒂却像一根刺,时时刻刻扎在那里,提醒着我曾经做过的蠢事。也许阻碍这段感情的有外界的压力,可是何尝不是因为我的不坚定与无能呢!年少的心太柔软,经不起风禁不起浪。也许她至今是我内心最重要的朋友,可是我们的那段友情可能早就随着各自的离开而不复存在了,也许她后来又有了更合适的朋友,而我已经被她遗忘在了不重要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