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纸币渐渐消失的今天,乞讨者的境况是否会更加艰难,会不会有一天,他们也开始掏出二维码……

好像无论在哪个城市,总是会在最繁华的地方有这么一群人,穿着只能有破破烂烂来形容,手里总是攥着一个碗或是盆,甚至已经出现身上绑着二维码的了,他们是一群乞讨人。有时候会在想他们的存在到底是城市的可怜之处还是现在的人们太过于小心翼翼了?

印象中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是在老家,一个步履蹒跚的老爷爷拿着碗在敲我家的门,进来说“给点钱吧,一生平安(用潮汕话说的)”,我记得当时总有种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而奶奶总会叫我去房里拿点零钱给老爷爷,那时候给完钱看着走去的背影,觉着很可怜很难受吧。但那时也还小,没啥特别多的想法。久而久之,好像逢过年过节总会有老爷爷老奶奶类似乞讨者的上门,毕竟是大过节喜庆,依旧会给点钱打发一下。那时候在想,他们不用回家过年的吗?

而后跟随爸妈来到市区后,虽没有上门乞讨的人,但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乞讨者,公交站、广场街边,人越多的地方往往更多的乞讨者。在公交站旁我是常常遇到过,很多时候都是一些老爷爷,我依旧会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零钱,有的话我都会拿出一些给他们,老爷爷们也总会说“谢谢,一生平安”,会觉得心里有种自豪感,做了一件好事,虽然微不足道。但是、渐渐地,遇到的乞讨者不仅仅是老爷爷了,有很多的年轻人,看上去四肢健全,除了穿得有点破烂,其余与我们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也是因为那一次在回家的轮船上我才发现,原来其实存在着欺骗……也开始犹豫,面对乞讨者是否应该伸出援助之手?一个举着牌子的中年男士写着“聋哑人”,拿着捐款箱在我的面前,看了看包里还有散钱,就给了10元,他也就走了,其实也没想太多,只是潜意识的就给了吧。老妈看见后说:“都是骗人了,以后别那么傻了。”我说:“怎么会?他是聋哑人呀,给一点是一点吧。”“我刚刚在后边听见他跟别人说话了。“妈妈回答说。后来,很多次回家的路上,总出现许多的聋哑人向你乞讨,也真的发现有些他们并不是,但也不排除有些真的是困难,但我已经分辨不清了。最可怕的是那些扯着你的衣服不给钱不撒手的乞讨者,在广州见到过也遇到过,真的是有点惊悚。乞讨者,有人是为救急的,有人却是以此为生的。只是,善良的人们,难以辨别。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乞讨的年龄开始逐渐“年轻化”形式也多样化,开始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哪个假,还是全票否定呢?总说这个社会病了,但是总归到底还是怕了,怕原本自己的好心反倒给自己惹来一身的麻烦,最后也不愿意去帮助别人了,这似乎与“扶与不扶”的问题类似。

现在,也渐渐不去纠结是否是真的了,而是不再盲目的给了,或许真的是一种病态,但也真的不想助长那些假乞讨的人。会选择给两种乞讨者钱:一是步履蹒跚枯瘦如柴的老人,这也是一直以来我都会给予的,到了那个岁数,但凡有口吃的谁也不会出来要饭的,本该是享受晚年的美好日子的;二是残疾的手艺人,虽然他们身体有残疾,但他们并没有因为残疾而博同情,反而通过自己的手艺挣钱,比如拉二胡、唱歌、写毛笔字等,还是让人心生尊敬。很多次与男友在地铁站里总会看到许多这样的人儿,男友总会拿出零钱给予他们。

曾经有闺蜜跟我说过:“即使被骗了好几次,但是看到那些很可怜的乞讨者,还是会习惯性的给他们钱。”依旧有很多内心向往善良的人儿啊!世相愈发扑朔迷离,迷失,不只是一群人。这样的一群人,又该走向何方?尽管很多人开始被迫用恶意揣摩这个世界,但内心依旧向往善良。只愿别再有那么多的欺骗吧。你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让环境变得更美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