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这个世界上曾经我最尊敬的男人,那必定是我的父亲了,他对我很严厉,在我面前是一个严父,随着我一年年的长大长高,他不再如我幼时一般伟岸,家庭的重担压得他慢慢地苍老,佝偻。父亲的权威在一点点下降,他再也没有心力在我面前摆威严,而我也变得懂事听话,是人人眼里的好孩子,按照他的要求长成了一个乖乖女。这时候的父亲因为和母亲的感情不睦,郁郁寡欢,周围人也只是看热闹,他有苦说不出,我成了唯一的听众。可是那时的我为了躲避家庭的纷争,远远的逃到了外地上大学。是的,我是为了逃避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从小到大,被父母的爱保护的太好,我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多了许多异想天开的梦。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在农村老家如我的小伙伴们一样,早早的辍学,陪伴我的双亲,为父亲分担经济压力。这样就不会有数不尽的遗憾了。

2016年12月的某一天,大伯打电话给在学校午睡的我,欲言又止的说:“你爸爸过世了,家里没人主持丧礼,你快回来吧!”我当时就懵了,明明一周之前父亲还打过电话给我,可那时的我在做什么呢,他说他感冒了,买了药,我以为感冒只是一件小事,却忘了他本就有肝癌在家修养,而且他一辈子都没进过医院,不懂怎么吃药,之前都是我配好药每天叮嘱他吃,我不在的日子里,他一边吃着感冒药,一边喝着酒,这是极为违背药理的,癌症复发,半夜吐血而亡,鼻腔里都是凝固的血迹,倒在了水缸旁,手里是打给我母亲却来不及出声的一通电话,我妈妈以为是他的恶作剧,骂了他就不再理了,没想到那是父亲的最后一刻。我挺恨的,为什么不是打给我,如果是打给我,父亲却不说话,我一定会很在意的,然后请邻居去看看我的父亲,也许就能抢救回来。

我更恨的是我自己,那段时间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忽视了对我父亲的关心,因为从小到大,都是那个男人在外为我遮风挡雨,在家为我办好一切,我什么都不用操心。可是这个男人,他也有老的一天,也有脆弱的时候,而年轻稚嫩的我,却没有为他做什么,明明我心里一直想着要毕业后找个好工作,带他过好日子的呀。可是他却只能陪伴我走过那一段路。我自责为什么那一年的国庆节放七天假不回家去看看他,我本来说好要回去的,可是失恋让我没有心情,我还记得他在电话里听到我说不回去时明显低落的语气,他本来满心欢喜的打给我,问我暑假时答应他国庆节回家的诺言还做不做数。如果我回去了,是不是会有什么不一样,是不是他就不会死,是不是还能见他最后一面。那段时间真是人生最灰暗堕落的日子,原来人们常说的以泪洗面,见风落泪是真的。这种痛苦的心情持续了一年,我开始沉迷打游戏,人物击杀与复活的快感麻痹着悲伤的心,废寝忘食,体重下降16斤,变得面黄肌瘦,脱发严重,满脸痤疮,一天只吃一餐,白天睡觉,夜晚打游戏,几度在抑郁症的边缘徘徊,最后的一丝倔强和责任感让我不能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我还有母亲要赡养,父亲养育我不容易,他为我付出良多,我是他血脉的延续,每每看到镜子里这双和他相似的眼睛,就像透过我的眼睛在看他一样,叔叔伯伯们对我更好了,可能也是在我身上看到了父亲的影子吧。

我明白自己只是需要时间去治愈,去遗忘。终于有一天,睁开臃肿的双眼醒来,我变得很茫然,好像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无悲无喜,冷眼看待周围的一切。可能是我流干了这辈子所有的眼泪,坏了眼睛,再也哭不出来,要么就是长期的营养不良让我的大脑开始退化,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悲伤,去胡思乱想。虽然我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可是我喜欢这样的自己,心不会痛。我走出了宿舍用厚厚的不透光罩子笼罩起来的阴暗角落,开始好奇看自己在阳光下枯黄的皮肤,看着周围路过的人成群结伴,欢声笑语,那是我再也回不去的世界。这一年多,我的气质和外貌变了好多,从一个开朗外向的女孩子变得死气沉沉,曾经的朋友见到我都不敢再打招呼,确认过眼神,眼里只有陌生与排斥。我远离人群,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月只有两次去食堂,开口说过的两次同样的话就是:“二两饭。”然后就是点外卖,我成了学校外卖平台的大客户,累计金额超多,他们还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为我抽奖送上了两张电影票。我没去,我没有朋友可以陪伴。我也不再需要朋友,如果情感注定要面临毕业即失去,那我选择注孤生。不曾得到,不曾快乐,就不会在失去时痛得撕心裂肺。我的心里有一道长长的疤,我在慢慢的治愈它,如果再来一道疤,我怕我的心会碎得血肉模糊。

再想起我的父亲,我的心里只有浅浅的恨,恨他离我而去。你看,我成了一个刻薄寡恩的人,蛮不讲理,居然恨起了那个苦命的好父亲,我不再善良谦让。也许我只是不敢再有爱了,爱只会让我愧疚自责,只有那一点点的恨可以支撑我的气不散掉,再多的感情我也承受不了,潜意识把自己活成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我现在长大成人了,进入社会了,有很多男人表现得对我好,可我感受不到,也无法做出回应,最后他们一个个都受不了我的冷淡选择了离开。也许我理解的真正的爱是面临生死的时候,你还在这里,而不是平日里的甜言蜜语,那只是一时的兴起与欲望。我只想好好的做自己,努力赚钱,有人说“人永远也不会因为钱失去什么。”虽然这句话说的太绝对,但是我相信如果那时的我们家有钱的话,父亲就能得到更好的治疗,父母的感情也不会那么的糟糕,也许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所以啊,时间既是良药,也是赚钱的成本,我可以用两年的时间从一个从来不玩游戏的人成长为一个全服排得上号的大神玩家。如果我把这份心力和时间投入到工作中,必定会有一番作为吧。

我不想再让我的人生因为自己的无能再留下任何的遗憾了。前半生无忧,后半生我愿意肩负起我所有的责任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