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深陷感情,全力依附,无法独立,情绪压抑的时候,抑郁症成了我在社交场上拿来标榜自我,博得关注的最后一根救命草,因为在这个人人标榜自己有抑郁症的年代,我不分享一点心情压抑,无法自拔的东西,会显得我很不合群。尤其当我在社交桌上说到“男朋友”的那部分,当我哭着跟朋友吐露由于频繁争吵让恋爱关系几近崩溃的时候,我应该暗自恭喜自己:我上道了,今天又会多很多朋友。

这世界变了,变得让人更贪婪,更不满足,更浮躁,更不真实。信息发达,交通便利,人与人之间的心却建起了高高的屏障,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不满足当下,想要更多,还是我不自知地对待别人时也戴着伪装的面具,总之,在这个时代一切看似有能力能拉近距离的APP也好,可以也好,一堆提供社交的豪华餐桌也罢……怎么都改变不了的,是人对人的心理防守。当我说出自己有抑郁症的时候,我收获的可能不完全是同情,还有嘲讽的微笑,或者那句“巧了!我也有哎!”,这时候以抑郁症拿来作为社交工具的时代已经到来了,当抑郁症这个词不再是心理饱受摧残,遭受创伤的代名词,而是把抑郁症当做标签,抱着“不得个抑郁症,简直都没法社交了”这种心态的时候,我们已经全面进入了抑郁症的年代。

不能改变时代,无法改变身处的大环境,就只能去适应。我也不知道这个人人标榜抑郁的年代未来的走向会是如何,会让疲惫的人们放下所谓的身段真正去关注身边每一个需要被爱的人,还是极度痛苦,挥之不去,最后自我了结….我想至少,如果还抱着对未来还有一丝好奇的想法,那唯一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因为“人真的就活个心态”。

我想,真正富足的状态应该是见多识广朋友多,不缺吃穿也不缺钱,仍会被一件漂亮的衣服哄得很开心,仍会因为吃到可口的美食而一扫阴霾,也会因为看了一部好电影听了一首好歌原谅整个世界不大惊小怪却仍会为每一种细碎的美好感动…..

别太依附别人,你开心全世界就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