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西班牙、葡萄牙、希腊、意大利、巴厘岛、瑞士、日本、韩国、云南、九寨沟、长白山…..前两天我姐和我讲了她这些年的旅游经历(还有很多地方我不记得了),她讲的特别投入,讲得时候眼神中发光,毫不夸张地说可以用演来形容了。她和我描述了迪拜需要用潜艇下去的海底餐厅,形容了北海道的冬天,马德里的建筑、雅典的帕特农神庙、韩国乐天的海盗船……明年她还准备去黑森州和青海,还计划去冰岛。听到她那些经历,我的一颗很浪的心就更浪了。我也多么想去看看这个世界。

小时候不敢有这种想法,大人们总说等我长大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很听话,乖乖地做着我的作业、上着我的课,对于我来说大学毕业了才是我人生真正的开始,我才有资格拥有梦想。然而等我真的毕业了,真的踏入了社会,我感觉自己仿佛被骗了整整二十几年:工资不够,没有假期,更没有人陪,尤其是小伙伴们都在广告圈,以后要在同一时间去同样的地方就更难了。等我攒到了钱,等我title匹配的假期足够我去游世界的时候我想我已经不再青春了吧。

我以前有个同事,他喜欢到处跑,一有时间总能想到地方来一场自由行,哪怕是在上海也能找出各种新鲜的视角。他活的很多彩,不单单是他自己,他身边还有着许许多多性格迥异的朋友。所以我那时候很喜欢找他一起吃饭,饭桌上他总能讲出一大堆有趣的经历。虽然我的人生不够精彩,虽然我没有那么多精彩的朋友,那么听听别人精彩的人生也是相当过瘾的。我这位同事的朋友遍布世界各地,每次他的自由行总有当地的朋友热情款待。我不知道每次是他的突发奇想还是来自对方的邀请,总之我很惊讶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朋友,又为什么那些朋友会对他那么好?我羡慕极了,嫉妒极了,时间一长,我发现自己这种欲求不满的心理就更加变态了。

看到朋友圈里晒着各自旅行的照片,看到留学的同学和她室友的城市一日游,我每天都有一种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冲动。我有个朋友说过“年轻人通过网络,能见到这世界各种璀璨繁华,但凭借自己的实力,实在难以达到能享受这些事物的能力,于是焦虑便产生了,这就是这个时代年轻人焦虑感尤其突出的原因,远胜于过去。当野心没有足够的实力支撑,就是一场劫难。”是的,我正在这场劫难中煎熬着。

我还有个同事,前不久离职了,离职后开始了自驾游,看他的样子大概是准备要游遍全中国吧。我很看好他,总觉得他不应该拘泥于前份工作。一方面为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感到高兴,另一方面我从心底涌上了一股强烈的失落感,不仅仅是因为对他的不舍,还有不甘!因为他能够闲云野鹤、纵情山水,而我不能。他是一只放飞的自由小鸟,我却执意要做笼子里的金丝雀,但我又渴望外面的花花世界。理性和感性发生了冲突,欲望和现实形成了对比,焦虑愈演愈烈。

以前我看破红尘,视爱情如粪土,觉得男朋友是一件很多余的事。但随着我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深陷其中后,约她们出来玩就难上加难了,她们经常以“二人世界”为由拒绝我。有人和我说我这种想到处玩的心情需要找个男朋友作为固定玩伴,想想觉得的确挺有道理,我居然开始有了一点点小小的幻想了。可是我天生是有排斥心里的。我始终认为恋爱是恋爱,结婚是结婚,这是两件不同的事情。于是,想与不想两种极端充斥着我的每一个细胞,膨胀,然后爆掉。

工作也是如此,一心想要向上层阶级迈进,但事与愿违时,焦躁、惶恐、不安又不约而同地席卷过来。

突然感慨,其实“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的状态也挺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