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前微风穿过,细细的抚摸着绿树新芽,荡漾起丝丝憧憬……

熹微。

穿过长长的走廊,我悠哉悠哉的跨上单车,拍拍把手,在一串车铃中扬长而去……几出熙攘的校门,日复一日的抄起课本朗读,我的心却随着窗外的麻雀,叽叽喳喳地远方的外婆桥飞去,流连忘返……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我天马行空的思绪戛然而止,讲台上的老师怒气冲冲,双眼利刃般的扫射。兀地停在我面前,眸中洪水猛兽,我心里忽然突突地跳起来……

正午。

清风已不是清晨般那般和煦,此时阳光正热情,毒辣的暑气让我喘不过气,我眯眯眼,心中的烦躁,不能遏制地爆发,弃下单车,我的离去满腔皆是莫名的委屈,鼻头一阵发酸……

老师面色平静,推着考卷,淡淡的分析,我一时容颜,默默的低头,来往的人匆匆撇过,不时发出一阵一问青春期的敏感,让我到不安,老师话语中若有若无的无奈和挑剔,被我轻轻地放大,放大,要不算了?

要不算了,我裂开嘴笑笑,深吸了一口气,若无其事的走出校门……

……

老师否定的话语,恶魔般萦绕着不肯散去,我无力地坐在树荫下,看着树木,焉巴巴的屈服在烈日之下,忽然一阵共鸣。

黄昏。

天色暗沉,仿佛顷刻就要倾洒而下,我慌了神,匆忙的跨上单车,逆风而行,强劲的大风吹鼓这我的校服,我摇晃着,寸步难行,暴雨来临,我猝不及防的淋了一身雨,懊恼的抖抖衣裳,看着雨滴落下心中却一点点空荡荡起来。

雨中风怒嚎着我一路逆风,穿过长长廊,来到堂前,身上的雨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得眉开眼笑,那一些烦恼和无奈,随着暴雨离去。我知道,不能算了。

拼搏即赢,未曾努力,何来成功?那些打不倒我的,终会为我喝彩。

彼时,阳光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