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写一些东西,可提笔后,总是放下,周而复始地,连自己也觉得好笑。

我到底想要写什么,是关于恩怨情仇的,还是花前月下的,无从得知,只知道自己一直在纠结,纠结怎样开头,如何结尾,却从未想过支撑始终的过程。

想来也是诙谐,总觉得自己文笔灼灼,似这天下的东西,没有自己形容不来的,可真要提笔开写,却苦于没有好的材料作为铺垫。

激荡在脑海中的,不是青葱年华,天真烂漫的过往,而是那一笔笔写下的字迹,到底自己能记得了多少?

只知道那时意气昂扬,笔下生辉,什么无趣的家伙什,都在挥洒的笔下烨烨。那时的我,该是才华横溢的吧!

“该心满意足了!”总这样劝自己,可要真明白过来,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如果说笔下还有几分灵气,那倒是能使人信服,可要真真计较起来,却没了一气呵成的磅礴气势,景无半分生机,又怎能渲染活物的灵动?

忍不住嘀咕几声,那些大家诗人,到底是在什么样的光景下,才写出那精妙绝伦的作品。

思来想去,觉得应该是在时间的沉淀下,知识慢慢发酵出来的美味。

再一想,时间固然是好,可没有发酵的好容器,也实在是难为了一堆墨玉书香了!

我从来都是个吝惜只言片语的人,但真要遇见自己实在欢喜的东西,也还是会忍不住说几句的,就如从不沾酒的人儿,在葡萄美酒夜光杯下也忍不住要小酌几杯。

时常冥思,人们感叹时光匆匆,禁不住加快脚步追赶着她,就从没停下来,沉思一下,如何在这光阴荏苒里留下自己的记忆?或是向未来带去几分沧桑念想?

可没过多久,这个想法就被反驳。

谁说没有呢?你瞧!这一部部弥留至今的诗词著作,不就是最好的证明,时光逝去,但那一刻的记忆不也随文学名品传承了几千年了吗?

你瞧!那掬一捧清泉,品一杯香茗的身影不还伫立身前吗?又怎能挣眼说那胡话?

有位友人,常与我争论笔墨之间的不足,许是笔风不同,两人都不赞同彼此,每次都不欢而散,可每次有新作之时,又不约而同地相互品评。

大概斟酌了下,我们风格异样,争论不欢,末了,还能重头再来,觉着是两人都故作清高,凑到了这风雅之事上了,虽然互不相让,但到头来也觉得是同道吧!

其实我是偷着乐的,茫茫人海,有那样的一个人,愿意与你探讨那毫无二两肉的小作,不论喜欢和不喜欢,就是想与你争论一番,这也是美妙的。

是的吧!在这漫漫人生路上,若没有个人为你争上一争,撩拨那颗如死水沉寂般的内心,又该是怎样的无聊透顶呢?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