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讲到酒,各种国啤,或者国外的啤酒的来历,小安总能信手拈来。照她的话来说,生活里常见的便是各类的啤酒。吃烧烤,灌冰啤,吃海鲜,拼扎啤,吃火锅乃至一切酒席,都离不开啤酒。

上周小安随着领导去广州出差,签约方是德国的公司。德国老总Mark很满意小安的策划案,在德国老总拿起笔就要落笔的瞬间,他的助理突然过来说着什么,听到助理传来消息,Mark满脸欣喜地放下了笔。领导转过来看了小安一眼,似乎在安慰小安。Mark转过头看着我说:“安小姐,你的策划案非常的棒。可以邀请你参加一场聚会吗?”小安愣住了,职业反射地回答,“当然可以,很荣幸接受您的邀请。”“那好,今晚19时,流花展贸中心5号馆欢迎你的到来”Mark留下未签字的合同,笑着的离开。领导走过来拍了拍小安的肩膀,含着笑,“小安,这可是你的大机遇啊。”要知道,现代社会,最不缺的是努力的人,缺少的是机遇。

夜幕降临,当小安拖着长裙走进馆内时,一股酒味扑面而来,钻进鼻孔,瞬间能把馋酒人的魂勾出来。“岑小姐,这个夜晚你真漂亮啊。”Mark一身便装走了过来。小安感觉很尴尬,现场的气氛更像是一场普普通通的家族聚会,而她却穿着礼服,十分显眼。勉强撑起笑容,“Mark,谢谢您的赞美!这是贵公司的聚会吗?”Mark摇摇头,神秘地问:“你知道德国的啤酒节吗?”这不是跌到她的手心里了嘛,小安心里窃窃的笑着。清了清嗓子,自信的回答:“当然了,在1810年的十月,为了庆祝巴伐利亚的路德维格王子和萨克森国的希尔斯公主的婚礼,德国人民举办的盛大庆典。”Mark脸上充满惊讶,“难以置信,你居然知道啤酒节。”此时的小安的抬起了头,微微一笑,自信满满。“那你知道我们除了喝啤酒还会做些什么吗?”Mark盯着小安,小安突然有点胆怯。

Mark引着小安来到一处较为安静的沙发坐下,递给她一杯啤酒。“这是主产在慕尼黑的维斯啤酒,这种艾尔啤酒,口感而言,它有果香复合口味,饮用温度较高。Cheers!”半杯下肚,小安咋咋嘴巴,感觉跟国啤没什么差呀。“我们不仅喝着自制的鲜酿啤酒,也会吃着各式各样的香肠和面包。嗯,用你们中国的话,叫做下酒菜。”Mark大口咬着热狗,糊糊的嚷道。小安咽着口水,拿起一块厚厚的肉肠,正要塞进嘴里,一阵音乐浪潮翻涌而来。Mark一把拉起她,“Go,让我们享受!”小安拿着香肠,跌进舞池。小安晃着不受控制身体,发现聚会上不仅仅有德国人,也有一些黄皮肤的亚洲人,甚至还有黑人。好不容易挤出人群,Mark已经在沙发上等她了。“嘿,我们可不只会喝啤酒吃烤鹅哦,我们的迪斯科和摇滚也是非常棒的!”小安悻悻地回道:“是啊,太热情太棒了!”Mark不改笑容的讲:“现在的德国可不止每年的十月才喝酒,我们也有句谚语,“有节制地一天喝一升,健康赛神仙”。不只是进餐时才喝酒,几乎是随时随地喝。在德国,各地几乎都有“啤酒公园”,只要太阳一露脸,人们就蜂拥至啤酒公园,尽情享受一下大自然。”“哇,不会影响工作吗?”小安很是疑惑。“怎么会呢,跟中国一样,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千杯不醉,哈哈哈!”Mark大笑。“那是乐队SAKRISCHGUAT六位乐队成员,来自德国巴伐利亚地区,我们想把德国啤酒节的“快乐精神”带到广州。这就是在中国广州办啤酒节的意义了。”小安默然无声,望着舞池里跳动着的Mark,再看看自己手里的合同书,暗暗骂到:真该死,我怎么就只想着赚老外的钱呢。狠狠地啃下一嘴的鹅肉,再灌下一杯黑啤,提起长裙,扑进舞群,不复刚才的骄傲,翩翩起舞。

一阵凉风袭来,小安不由地紧了紧身上的男士外套,望着远去的汽车,合同书上的字迹还未干透。她蓦然地觉得,手中这份合同不是那么的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