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疫情期间,每个人都有很长的假期。我呢,最近开启了一项新技能–跟侄女们玩。孩童的世界里都是非黑即白的,让人很放松。有一天我的侄女-姐姐捡到一朵花,很难得的一朵并蒂莲。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妹妹看到了姐姐捡到的那朵花,立马手伸了出去,把它拿在手里,姐姐可能比较明理了,并没有跟妹妹抢起来,只是在小小的提议可不可以一起玩。妹妹小小的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她们俩很开心地跑过来对我说:“姑姑,帮我们拍照吧!”我被她们的糯糯的声音萌化了,立马拿出手机帮她们美美的拍了几张照,照片她们俩姐妹看完了,我在点删除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删?最后,我把它们打包给了我嫂子,搜子立马回应说:“哇哦,谢谢你,太有心了!”那种感觉像如获珍宝,那一霎那,我沉思了,我并不知道我这一个小小的举动能勾起她心中的慈母之情。

想通了这一点,我有点羞愧,此后,我只要有时间我都时不时给嫂子聊聊我的侄女们。对于留守父母来说,爷爷奶奶并不会使用高科技来慰藉他们对于孩子的那份牵挂,只能在自己每年回家的时候那短短时间里来多多弥补孩子,但这并不能让他们得以安慰。

几天后,我出来上班了,我坐朋友的车,路上遇到一点小摩擦,期间,嫂子发来消息说我什么时候到,到了去接我吃饭,然而当时情况不佳,我并没有心思很仔细的回复她,因为这摩擦导致短短的5个小时变成了10个小时。疫情期间,也不敢在服务区吃饭,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已经饿的头晕脑花,打开手机一看,发现嫂子已经发了好多消息,点进去一看,映入眼帘的是“看着你应该快到了,我在你住的楼下等你,给你带了晚餐”,一看时间,已经10点了,而我嫂子已经等了我半小时,我又惊,又不好意思连忙打电话过去,然后急忙跑下楼去,一看,嫂子已经在那了,她问:“你可以进去吗?有住的地方吗?没有的话去我那住吧!”那一霎那,我心里涌入一股暖意,我饿的麻木的胃瞬间也有了能量,我轻轻地说:“嫂子,我有住的地方,你放心吧,你早点回去吧!”嫂子再三确认我确实有住的地方,就把手里的保温盒给我,走了。我望着远去的车影,透过月影,心中渐渐温暖得一塌糊涂。我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句话:最好的搀扶是心灵的搀扶。当初在你不经意的地方留下了帮助和关怀、并不曾想自己能有多大的回报,甚至遗忘。但人心却像一本存折,只有打开才知道到底有多少收益,每本心的存折正是用一点一滴的善积累的。想要什么:先给出去!帮助他人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