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奇葩说》里,柏邦妮曾感叹说:“心里那么苦的人,需要多少甜才能填满啊?”马东反驳道:“邦妮,你错了,心里有很多苦的人,一丝甜就能填满。”

是啊,我们或许会以为,那些经历无尽苦难早已是千疮百孔的人,他们同样的,也需要无穷无尽的温暖去抚平创伤。事实上不然,哪怕只有一丝温暖,于他们而言,已是足够。就像是身处黑暗的人,一丝光亮就足够温暖。

蔡琴曾经说:“每次我看照片都觉得两年前的我真好看,可是两年前的那一天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好看过。”

这段话很有深意。我们之所以会怀念过去,往往是因为现在过得不如意,不开心。其实哪有那么多不如意?经历过黑暗和低谷的人,只要品尝到一点甜,就暂时忘却了所有苦。

殊不知,苦咖啡加点糖,入口依旧苦涩。

我和你相识于小学六年级,那时我们是同桌。年少的我们有那么多共同话题,瞬间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六年级即将结束,这段美好的友谊止于毕业那一天。

后来我们去了不同的初中,没有一句告别。年少的感情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之后我又交了其他的朋友,一日复一日,我们的友谊也被时光逐渐冲淡了些。只有偶尔发呆时,忆起那段美好的时光,也会想:你过得还好吗?是不是也像我一样结交了新朋友?

再见时,是高一入学,不禁感叹,缘分总是妙不可言。初入陌生环境,我们俩自然而然的又玩到了一起。只是不再像以前那般无话不谈,三年时光看似什么都未改变,实则改变了许多。但那时的我们仿若未觉。平静欢快的日子不长,摩擦不经意间来临,一次又一次。每次都以你的恶语相向和我的沉默结束,又以我的主动求和而重归旧好。看似那些摩擦并未影响丝毫,但我知道,我们之间的问题从未解决过。

你太骄傲,只会在争吵后等着我的道歉,而我太懦弱,每次都忍不住向你示好。

我可以退让一次,两次,甚至10次。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我也希望你能退让一次。可是,一次都没有。失望是不断累积的,又一次摩擦过后,我决定不再主动。

经历了三天的冷战,我终究没能坚持住,主动问了你一句“一起去吃饭吗?”但这一次没能得到你像以往一样的肯定回答,你沉默不语,衬得我像个笑话。

经过反复思考,我流着泪给你发了绝交的信息,你回了一句好,之后我删了你所有的联系方式,我想我们的友谊终究还是结束了。

之后的一年我们像陌生人一般,按部就班的生活着……

直到高三的一次课后,我像往常一样在座位上写着作业,一颗糖突然闯进了我的视线。我抬头,发现是你,我听见你带着笑意问:“你要吃吗?”语气还和以前一般,仿佛我们之间什么都未发生。

我想:我太容易满足了,你的一次主动就让我缴械投降。

我们再一次和好了,像往常一样嘻嘻哈哈,开着彼此的玩笑。但隔阂始终都在,我们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敞开心扉,无话不谈。

生活中又有多少像我这样的人。只要一点点甜,就把它当成一碗糖水。其实,真的不怎么甜。只是攒足了失望的你,实在太容易满足。

尝过那一丝甜后,心里的伤口也会变得越来越大,心里越苦,越会努力抓住生活里的那一点点好,然后将其无限放大。你渐渐无欲无求,害怕索取,不敢要求,怕仅有的一丝甜也就此失去。可现实却是,你越在乎别人,别人就越不在乎你。

记得廖一梅说过:“深刻的感情从来与满足无关,满足只能贬低情感,使情感堕入舒适、惬意和自我庆幸的泥潭。”

亲爱的,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苦楚,但是千万别让那一份苦,恶性循环,越滚越大,别被那轻易得来的一丝甜所欺骗。在所有感情中,不论是爱情、友情还是亲情,太容易满足永远都是苦药。一个人愿意施舍,而另一个人心甘情愿的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