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午时日光鼎盛,身体难免困乏,凉亭之中拂欄养神,分不清是何鸟在鸣,只觉有些悦耳,竟不知不觉深深睡去。

身睡神离,去那云山深处,路径旁葱葱郁郁,绿意清香,纵身一跃奈何至丛林之上,整圆美景尽收眼底,不胜欢喜,再飞神前往,有三层楼宇高的小瀑布哗哗地倾泻,傾神而去,瀑布下的湖潭中各色锦鲤摇尾嬉戏,你追我赶着实可爱。

嬉逗鱼儿,也不多时停留,抬眼望去离园中山顶还有数里,今虽能跃神至空,顷刻到达,但其中美味不能体以,前方不知是何花丛亦有百米竟能香露扑鼻,迫不急待令神心往,红的,白的四季之主,仰头赏空的多色郁金香,没有杨妃尽显华贵妩媚的牡丹,还有一些不识的花娘子,她们被樱花娘娘围在中央呵护起来,这样情景实无法挪动神身,若能居此想来就心潮十分快活。

摸摸衣中口袋手机不在,多是虚镜实物不能随身,心中不舍折一支樱花支,试了可可放入口袋中,也算身醒之后的念想。

恋恋不舍的从花林离去,距顶约么一里路的样子,山顶到底有何物,神人多年之前在此留下遗迹,据说有缘之人若得此遗迹便能一生平安富贵,我这凡人也来此地寻尔。

越向前天色骤变,云层黑黑的从空中压至头顶,顷刻间就觉胸口闷堵,呼吸急促,眼睛也被突来怪风迷离直流泪,蹲下神身闭着双眼,口中大喊到底是个什么妖怪,你若有能耐出来即可,不要这样捉弄来人,可不卑鄙,可是并无物应声,此刻我的心中担忧亦减少,原来并无怪物,只是天气骤变吧!站起神身,手捂左眼将左眼睁开一条不能再细的缝,转头四周环看并无异常,原是虚惊一场。

山顶已至,一切与其他山顶并无太大异处,几多硕大石块,只有在山边缘处有石块,极其大约么十来米高,二十多米周宽,竟妙的是石块一侧还有天然陡梯,只能一人登上,我小心翼翼沿梯而上,凡世都在其下,这才是真的尽收眼底,头顶的云朵离的如此至今,怪不得变化之快的异常天气即即袭来,真是应了高处有寒不胜。

时辰不早了,太子渐渐偏西,鄙人也得离去喽,跃神一瞬便到身处,神还,身醒,好不一个美梦,且真且实,背着来时的行囊,至山脚远远望去石块竟有一大半悬于半空,伊时额角便有冷汗,口袋中那支樱花还在,悻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