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过年前,我弟弟告诉我妈妈想要离婚了。他说妈妈太累了,她在这个家很不开心。我有一瞬间的愣住了,虽然会知道有这个结果,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我问弟弟,我说你是什么想法,他说他支持妈妈。他不会觉得有什么的,就是可能以后过年都不回家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一个15岁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我心里有父母要离婚的念头,可是我不知道我会知道那么突然。然后再突然细想,我好像,对这个家,一无所知,就感觉,我没有家一样。  

  今年是我大学毕业的一年,我从来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事情发生。疫情导致无法出外,毕业使得我开始承担更多的事情,家庭让我十分迷茫。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挺冷漠的,自上小学后就开始在学校住宿,那时候刚进宿舍,因为有人不习惯住宿的生活,总是在哭着说想家,那时候的自己就无动于衷,好像家这个词对我来说不存在。  

  我的小时候,爸妈是长什么样子的呢?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只是知道他们在外工作,而我在乡下跟着奶奶生活,还有我的大伯一家。大伯母和奶奶典型的婆媳不和,永远是无休止地吵架,后来就分家了,我和奶奶单独煮饭,单独住。但是乡下的家,感觉也不是自己的,我就像个寄人篱下的孩子,田里地里山上,该干的农活一个都不会少,该做的事情一点也不轻。我羡慕堂哥可以偷懒,被大伯母骂几句也能嬉皮笑脸的跑掉,我只能默默地干活,慢了会被说。没人告诉我那个人我该怎么称呼,没人和我说过我见到人要怎么打招呼。我的记忆里,乡里邻居总是说我是个哑巴,不会说话不会叫人,说我做事比新娘子出门还慢,说我是个被丢掉的孩子。后来我知道,我真的是个被丢掉的孩子。  

  是什么时候呢?好像是初中的一个暑假,我舅妈带着她女儿和我去逛街,然后听她说的。她说,以前我妈妈生下我后,是打算不要我的,她不太喜欢这种生活,是想和别人跑了,然后我被送回了乡下让我奶奶带,我妈妈也是后来有了我弟弟才安定下来的。  

  大概广东这边,重男轻女都像是不约而同一样。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懂事的孩子没人疼。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对弟弟产生了仇恨呢?大概是在他被带回老家读书后,妈妈也陪他回来照顾他,那时候他上的幼儿园,是市里最好的了。然后对比了下幼儿园都没上过的自己,真是不好受。哪怕妈妈回来了,我也在市里读书,但是我依然住学校,甚至一点都不期盼放假。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好的回忆。后来他长大了,懂事了,反而开始依赖我了,大概弟弟还算是家里少有的惦记吧。  

  大概从妈妈回来那时开始,他们的婚姻就注定了这一步吧。爸爸一个人在外地,妈妈一个人在家照顾老小照顾家,还要工作。更多的是涉及金钱的问题,需要做事业,需要投资,有赚有贷,最后借钱了还不上。  

  自那次弟弟和我说了以后,某一次聊天,我问妈妈,你是不是要离婚。她大概沉默了好久,然后反问我,如果我和你爸爸离婚,你会恨我吗?我秒回说,不会,你幸福就好。大概这就是冷漠吧,不带思考,不带犹豫,因为我感觉,自己并没有家庭归属感,所以是去是走,对我没有影响。  

  其实作为女儿,我最能理解妈妈,一个人在老家操持家庭十几年,丈夫不在身边,生病了也没人知寒问暖,哪怕动手术了都一个人去,一个人忍着痛。她说,她曾在家里晕倒了不省人事,可是家里没有一个人在,就连弟弟也在学校住着,是那个叔叔救了她。她说,我外公外婆生日我爸从没回去过,电话也没有一个,但是叔叔带她去了,不止生日,只要她想回娘家他就陪她去。她说,我回到家面对你爸心中只有悲凉,烦恼。可是我看她在叔叔身边的时候笑成个孩子。我还有什么理由阻止?  

  都说父母为了孩子为了家庭不得不在外工作赚钱,所以爸爸一直在外面工作,一年下来也就回家几次,时间也不久。除了大学学费,生活费,我的药费,我们之间也没有多余的交流。是的,我生病了,还是没办法根治好的病,只能吃昂贵的药来抑制病情复发。在他的世界里,只有赚钱,甚至在我毕业后给我规定了职业,帮他开店,帮他赚钱,去做外贸。企图让我来把钱赚回来了,把债还上。因为欠债,他拿不出钱了,企图让我停了药。我没再理过他,要知道,上大学那几年,我是如何在他一个月给三五百块钱活下来的,自己有能力了,就不在乎那么多了。  

  大概赚钱就照顾不到家庭了,所以婚姻也到了这么冰冷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去定义这个家庭,对我来说,还比不上我和男朋友在外工作的小家。因为有父母的家庭,没有温情,没有欢乐,没有爱。我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一个家。有些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家里温声和谐,欢乐不断,有些人,回到家只有冷冰冰的四壁,和痛苦的自己。          

  我大概不会再去管结果如何,毕竟,我没有爱,也不会拥有爱。希望未来一切安好,都幸福就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