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由于“新冠肺炎”的传播,现在国内外疫情都在逐步加剧,先有美国疫情防控不及造成病毒集聚性传染,后有意大利肺炎确诊人数达到空前规模的5万,可谓人心惶惶,动荡不安。面对这种话题,我已不想继续探讨下去,只愿求疫情战役能够快快凯旋好早早迎接春天。,

而与此同时我还想再探讨另外一个话题。最近韩国也出了一次大事件——“韩国N号房事件”,彻底将“韩国性犯罪”推向高潮。这则新闻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而“N号房”这一陌生名词的背后的故事也让人毛骨悚然。

那么何为“N号房”,简单来说就是社交软件Telegram上的编号1~8的私密聊天房间的代称。在这八个聊天室里,策划者有偿的向各地房间成员提供各种“性侵犯”照片以及视频,其内容不仅仅局限于强奸,迷奸,SM(性虐待)等各种难以启齿的行为。而最可恨的是,据韩国媒体SBS报道“N号房事件”的受害者达到了74人,其中包括了16名未成年女性,年龄最小的只有11岁。

可你以为事情就仅仅如此吗,当然不是。更让人担惊受怕的是这间聊天室的最初创始人竟然是个高中生,其目的最初只是为了“缓解压力”,结果吸引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加入,以至于从一开始的一间房扩展到八间房,其参与规模达到空前绝后的26万人!

而在此之中,更多人的关心的是活动是如何吸引到女性受害者的。最初建立N号房的人,是个以godgdd网名活跃在社交平台上的高中生,他寻找受害者的方式主要是通过推特上发布过淫秽色情帖子的未成年人,通过冒充警察办案收到举报要求她们提供登记个人信息进行”调查”,以此拥有她们的个人信息,在借此向她们进行威胁,逼迫它们拍摄”性侵犯”等图片和视频。不过后来去年二月这个最初的策划人便退出了,据说是为了准备韩国每年11月份的高考。而掌权策划人移交给watchman,此后N号房的范围又被进一步扩大。

watchman不仅利用冒充警察等手段还不断发布钓鱼链接,以此窃取那些受害者女性的个人信息,并在不同房间内设置若干名管理员进行“管理”,称那些房间内的女性为“奴隶”。但是watchman的掌权时间并不是很久,与去年6月份因不明原因退出。再后来掌权的便是网上众人皆知的“博士”。

策划人“博士”的手段跟先前两位策划者完全不同,他会专门在网上论坛里发布一些高新兼职来吸引那些缺钱的女性,从一开始的擦边球“模特照”再到后来的越来越恶劣的“色情照”,卑劣行为不一而足。在这些房间中,用户需要花钱注册会员才能进入房间,价格25万至150万韩元不等,不仅如此,进入房间内的会员不仅仅要缴纳会费,还需要上传相关的色情,迷奸等视频才能维持会员状态。随着事态的进一步扩大,截止目前韩方新闻上给出的消息“参与房间人数”竟然有足足26万人!

仔细想想在这样的一个百万人的国家中竟然犯罪参与度达到十万以上,其恶劣行为难以估量。而在这26万参与人的呼声中,竟然有不是人宣称“我们是无辜的,我们只是参与并没与对其中的女性进行压迫”。可是,细细想来在这每一条有关性犯罪的有关的案件中,不仅仅有罪不可赦的策划者,还有促进这一罪恶产业链的买家与参与者。这不正是应了那句广告词“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吗?

要推进这里现象的改变不仅仅在于严惩策划者还在于倡导杜绝参与者,我只是希望再这样一条灰色地带里要有敢于发声的呐喊和敢于拒绝沼泽下的勇者,不要让这种恐惧于草原中留下无声的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