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以为,好朋友就是好闺蜜,就是小樱和知世,樱桃小丸子和小玉,七月与安生。后来才明白,不是所有的好朋友都能叫做好闺蜜,都会是七月与安生。

小学时

和A,B是班里著名的铁三角,家挨得近,一起上下学,一起打扫卫生,一起疯,一起闹,只要一个人偶尔没同时出现,便总会被问为什么没一起。上下学途上总是打打闹闹,想着放学要做冲出学校大门第一人,在回家的路途中也要做领头羊,以至于一下课就能看到三道被狗追一样的身影。曾经我以为无坚不摧的铁三角,却在经历小升初后成了三根散落的小棒。后来某一次偶遇时,也只是惊喜地打过招呼后笑着道别。

初中时

开学第一天竟惊喜地发现有个室友竟是自己的小学校友,顿时抚平了第一次住校的小忧伤,更巧的是我们回家顺路,需要坐同一路线公交,当时想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借着缘分,我们迅速成为了好朋友,也自诩是好闺蜜,一起期盼着周末的到来,吐槽着语文老师的凶残,接受着跑早操带来的早起的痛苦,贯彻着宿舍就是游乐园的信念,畅想着老师说的高中就轻松了的美好生活……当时就觉得会一直一起饿肚子赶公交回家吃中饭,一起去食堂边吃饭边嚷嚷减肥,一起逛操场文艺范儿畅想未来,一起躺宿舍八卦吐槽。但当我因为家里原因转学后,即便最开始联系紧密,后来也渐渐疏离起来,甚至于高中时再次凭借缘分这个东西出现在同一所高中同一栋教学楼甚至是上下层楼时,也只是笑着打个招呼就走开,似乎以前那对傻憨憨和我们没多大关系。

高中时

每个人到一个新集体时似乎总会迅速寻找到自己的小伙伴。我已经不记得怎么和她熟络起来的,只知道后来我们成了吃饭一起,跑步一起,学习一起,还有女生必备上厕所一起的好基友。说来也奇怪,女生间的友谊总是那么腻歪。这份友谊甚至在文理分班之后依旧如初,总会时不时一起约饭,一起约唯一的半天周末逛街,互相叮嘱对方要好好学习,互相diss对方,也互相安慰着心情很丧的对方。这时的我们似乎真的成熟了些,做事不再那么风风火火,做人也不再那么没心没肺了,懂了些责任与分寸。高考后,我们去了不同的省份,相隔千里,却是经常联系,她总担心我不好好吃饭,我总担心她性格太好被人欺负,或许是我比较理想主义,总觉得我们真的可以成为七月和安生。后来课程越来越多,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或许是成熟了些或许是懒惰了些,渐渐不愿意主动联系别人,可能也是因为心存侥幸,认为不联系也没关系,无论过多久那份友谊也一直都在。这份侥幸却在前两天和她打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而期间大部分时间却不得不刻意找寻话题后,给了我一击,我那时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还是低估了时间和距离的能力,才明白好朋友和好闺蜜不是一件事儿,也才明白不是只有爱情的异地恋会变质,友情也是。

后来渐渐想明白,或许我们之间确实是好闺蜜,只是由于时间和空间,我们又变回了好朋友,也或许我们仍然还是好闺蜜,只是她有她的路,我有我的路,不能一同前行而已。

闲下来的时候我常常想起高中时不知道在哪看到过的,当时觉得特文艺的一句话,具体怎么说的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大致是说:人生就是一次长途旅行,身边的人总会在某一站下车,也总会有人在某一站上车,坐到你身边的位置。

不难过是假的,但也明白,没有谁会一直陪着自己,无论是家人,朋友或是情人,都会有自己要到达的目的地。只希望在一起的时候相谈甚欢,相互珍惜,舒适欢愉,即便最后各走各的路,甚至是再无交际也是极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