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身在何处,人们自然而然地会将人群分为两部分,悲观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他们彼此相对,却又相互依赖着存在。悲观和乐观像是一面黑暗,一面光明,如果要你选,你会选择哪一个?但这种选择似乎又是身不由己,与其说它是一种选择,不如说它是一种由性格决定的必然。

有些人天性乐观,愿意去冒险,并且总是对事物抱有积极的态度,期待着事物朝着利好的方向发展。而也有一些人天性悲观,这些人往往安静内向,不太会去尝试自己把握不大的事情,活在自己的舒适圈,生怕受到不受把控的事物的伤害。从现在来看,社会似乎更偏爱乐观的人,无论是求职,还是与人交往,大家都更喜欢具有乐观主义精神的员工或是朋友,悲观主义者似乎总是处于一个较弱的地位,因为它总是与黑暗、自卑、惆怅等消极的形容词相连。

和朋友聊天时,她说我是悲观主义者,我不置可否。起因是,最近正在申请寒假实习,她想让我和她一起申请一家公司,但是这家公司在行业内排名顶尖,而我自己的能力可能还达不到,通过网申和面试的几率不大,所以我果断拒绝了。听起来是不是觉得我在逃避现实,没有勇气去“haveatry”?的确是这样,父母不止一次地劝我勇敢一些,多去尝试一些新鲜事物,但是面对他们苦口婆心的劝说,我似乎全然没有放在心上,这样的个性真的是很难改变。

朋友和我不一样,她是明显的乐观主义者,乐于接纳新事物,也愿意去尝试,而且愿意承担冒险所带来的风险,即使最后结果可能不是利好的。我坦然地说出对她乐观主义精神的羡慕,因为自己似乎对事物总持有悲观的态度,这样便造成了我不愿意去尝试新鲜事物、也很难有任何改变的结果,当然还有社会对悲观主义者的偏见也让我生出改变性格的想法。

但是她却否定了我,我很惊讶,以为她也是像大多数人认为的那样。她却告诉我,乐观也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这可以追溯到她的高中、大学还有考研。比如说,在面对高考填报志愿时,她放弃了一所985大学的机会,转而填报了一所普通的一本大学,但是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显然不是十分正确,比如说,在考研时,由于自己一直以来的优越感,所以选择了一所北京的重点大学,但是最终的结果却给她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让她一度怀疑人生。

虽然最终二战成功上岸另一所大学,但是一想起曾经的日子,便充满了懊悔。她说,乐观主义者的冒险精神有时可以解读为挑战自己,但它还有另一种解释,一味乐观导致自取灭亡。悲观主义者的确是不愿意尝试“非确定”的事物,但是这是建立在理性的分析之上,做自己有把握的事情便不会收到意外的结果,这又何尝不好?所以,应该说悲观和乐观主义者各有各的优点和缺点。

是的,她说得没错。乐观主义者是“Ihavetrid”,也就是我尝试过了,而无论结果,而悲观主义者则是“Ishouldhaveatry”,被动的位置会让悲观主义者对于尝试这件事情犹豫不决,因为结果的不确定性让他们不安。乐观主义者在尝试新事物的时候,可能总是抱有积极的态度,认为事物的发展将会是利好的,一旦结果出乎意料,乐观主义者虽然表现得乐于接纳,但实际上一旦这些结果累积起来,便会给乐观主义者带来沉重的打击。

除此之外,乐观主义者对事物的持续乐观会致使他们做出盲目的选择,而这些事物可能超出了他们的能力,所以即便尝试了,结果也必然会是不利的。

但是,即使最后呈现出不好的结果,在这过程中乐观主义者还是会收获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悲观主义者很难体会到的。朋友放弃了一所985大学,却因为学习日语对日本文化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并且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她考研一战虽然没有成功,却对自己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会更加努力去生活。

悲观主义者如我,无论是在生活还是学习过程中,不喜欢接受不受把控的局面,因此,在做一件事之前,我会选择理性分析,当然这种分析更加倾向于剖析自己,于是会将自己的缺点和不足之处无限放大,对于冒险与挑战避之不及,这样的确会使我避免未知结果的发生,但是这种过于“安逸”的生活真的好吗?

当我看到不错的实习机会时,首先做的不是去努力争取,而是先衡量自己是否能够达到标准,还没有开始迈出尝试的第一步,我已经自我宣布失败了。“没有尝试就没有失败”是悲观主义者逃避现实的箴言,这其实是对自我的一种否定,不去追求那些虚无缥缈的梦,人生又何来惊喜可言?

所以,要竭尽所能化虚妄为现实,纵使前路坎坷,荆棘丛生,也须知困境深处有蔷薇绽放。

悲观为何生?想必是发自内心的恐惧。若不惧,希望便不灭,勇气便横生,内心自然豁达。由此看来,悲观主义者还需克服自身的恐惧,由己出发,去尝试新鲜事物,去感受心跳加速的感觉,如此,彼之人生便会有多种可能,路途所遇之人,所见之物虽横生变故,却不失为一种大自然的馈赠。

你我还需化悲观为力量,看一看不同角度的自己会折射出什么样的色彩。是黑是白,都不失为自我人生的有趣经历,不被预测的人生才是值得被需要是。

所以,havea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