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懒的阳光,抽出蓬松的头发,蜷缩在这个别具一格的小店中。

骑着单车,穿过人群熙嚷的巷,逃离这个满目疮痍的城市。不禁意间,我看到了玻璃里的她。初见她,便觉得朦胧,清晰。她,穿着碎布蓝裙,露白如葱根的小腿,规规矩矩地端坐在这家咖啡店。她手中有一本白中泛黄的书,没有皱折。上天总是眷顾有情之人,因为阳光静静地弥漫在她脸上。

我停下车,轻轻推开泛着幽香的门扉。“叮呤”一声,干脆清澈地像提琴的音符,丝毫没有打破原本的安静。空气中弥漫着发酵的老面包味,悠悠飘有白兰地的气息。昏暗的一角,老板娘正擦着盘子,向我招手。

咖啡店里摆着姹紫嫣红的花,有玫瑰,牡丹,还有百合。百合无疑最安静的,像姑娘一样娇羞,既不袭一身臃容华贵,又不揽一脸浪漫。她白皙的花瓣诉说着她的无忧无虑,她碧绿的枝叶展示着她绰约的姿态。

柜子上摆着圆盘,白里透红,锃亮的盘面透射出一动一动的黑发女孩。盘上的花纹,如滔滔不绝的江河,绵延直到星河。上面还有青鸟,古朴典雅,拖着长尾的眼睛炯炯有神,似喜非喜,似笑非笑。我不禁被这家店的安静所震撼,也许是这位姑娘的缘故吧!

目光不觉已到她的桌子上。桌子是方形,椅子也是规规矩矩的。木里飘来清香,竟从未有顾客打翻过杯子,桌得以光滑细腻。桌子有一个玻璃花瓶,里面游着一条欢快的鱼,它似乎有灵性似的,一动不动望着女孩手中的书,不曾激起一点水花。桌上的咖啡,依旧冒着热气。银白色的汤匙,静静挂着,映射着美丽的漩涡。这醇厚的海洋,冷与热,乐与苦融在其中,香气像一轻纱一样,包裹了她。世界似乎静得出奇,似乎停下来与她共享这本书。

她依旧端坐在桌前,也许心随书一起飘向泰晤士运河,激舟于康河之上了吧。

已过黄昏,我轻轻挥一挥衣袖,不带纤尘上路。推着单车,望向灯火阑珊的街道。轻行几步,蓦然回首,她亦从玻璃窗回眸凝望我,唇齿间莞尔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