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不过是个漂泊者,尘世间的匆匆过客。

题记

在苍茫的世间,我们不过是个过客,切的一切,还不曾懂得,就被迫着离开。也正是因为,只是个过客,才知道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过客过客,过路的客,旅客而已,走得进谁的心里?风吹过,激起一片涟漪。风过了,寂静,无异于过去。过客罢了,只能停留,不能永驻。郑愁予打江南走过,在这个向晚的青石街道,哒哒哒,马蹄声啊,还不曾停过,所以啊,诗人只是个过客,而非归人

我从你的身边走过,也算走进过你的生命,可你却不记得我,这便是过客了吧。即使再刻苦铭心,也只能是个陌生

在苍茫的世间,我们不过是个过客,切的一切,还不曾懂得,就被迫着离开。也正是因为,只是个过客,才知道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过客过客,过路的客,旅客而已,走得进谁的心里?风吹过,激起一片涟漪。风过了,寂静,无异于过去。过客罢了,只能停留,不能永驻。郑愁予打江南走过,在这个向晚的青石街道,哒哒哒,马蹄声啊,还不曾停过,所以啊,诗人只是个过客,而非归人.

我从你的身边走过,也算走进过你的生命,可你却不记得我,这便是过客了吧。即使再刻苦铭心,也只能是个陌生人了。

还不曾明白些什么,就匆匆离去了。

想做个归人,却一直是个过客。独世间,寻找着命运的终点,恍然大悟,来来去去,缥缈如烟。哪里是归途,又要去哪做个归人,不得而知,亦无从而知。行走着,没有归途,不做归人,那便做个过客吧。行走着、停留着,遇见着、错过着,转身离开,我也是无怨无悔了。

我,愿意做一个过客,不动心,不动情,不为何人停留,不为何人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