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恰逢周六,早就想着要和妹妹相约去书店逛逛。结果早起落雨,正待犹豫是否要去,又想着雨中漫步也是一件很浪漫诗意的一件事儿,便吃完早餐,撑着雨伞,戴上口罩,欣然出门。

在路上,听着雨点敲打彼此雨伞的滴答声。我们踩着从鞋边上溜走的细水,不紧不慢地走着。雨混杂着风,一丝一丝地飘进我们的脖颈和裤管中,瞬间一股清凉从皮肤间流入心间。我们商议着出门计划,包括看书,逛街那些小事儿。春天的雨不是那一种倾盆大雨,不是那种淅沥小雨,而是一种浸润湿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总给眼中之绿平添了几分韵味。

说说偶然遇上的那一场对话。说是一场,因为它持续的时间之久,而且内容多。说实话,这是我平淡无奇的生活中第一次碰上的有意思又颇具新鲜的乐事。我们吃完午饭,沿着一条有些冷清但似华丽的街道,看着这些店铺的门面,甚是好看。忽见一家写着“艺术风尚”的理发店,才想起自己在家已有好些时日未曾梳洗头发。店内无一人,老板坐在其拐角处,一张桌子面前摆弄着手机,见有客人进来,立即站起来想要问候。我起先开始询问:“您这儿洗头吗?”那人连连点头,立即应声:“洗的洗的!”“多少钱?”“20!”我于是进去一间小隔间,也就是一个门帘内的小空间,立即躺下开始洗头。

接着水声哗啦哗啦流动的声音,这位老板开始说话了,“水温可以吗?”我嗯了一声。待到头发全部打湿之后,他又接着说了,“是洗20块的,还是25块的?”我疑惑了,“不是说20吗?”“我们这里有两种洗发露,那一大瓶的具有普通清洁功能的就是20,另外一瓶除了基本清洁以外,还有湿润等功效”,我一听,想着这可有些上当受骗的玩味哈!灵机一动,娓娓道来:“我说,洗一次头就挤那么两小坨洗发露,还有这5块钱的差价之分哪!好不容易洗一次头,肯定是要用好一些的洗发露了,要不20得了?”老板立即应声道:“我们店也是有行业原则的,哪种商品都有明码标价的,我们就是给出两个选择。要么挑好的,费点钱;要么经济实惠些,选差点,省点钱。看你选哪一种?”我说,“给我瞧瞧这两种洗发露”。说着,老板递过来给我看。对比一看,从外表来看,确实第二种相对来说更为精巧一些,印着德国阿道夫的LOGO,打的确是不知名品牌的洗发水,只晃了一眼,好像叫什么“柏兹。”不知怎么的,当时就在脑海里想起了一部小品,就那部叫服务员点饮料的作品,心想:“哎呀,这小丫头片子,还有两副面孔”,当时立即选了第一种,想着也不经常洗,为了偷这一次懒,就当做是别人帮我洗一次头。

再然后就是老板的高谈阔论了,“我们做生意的,是日积月累的,别看平时的一点一滴,只是小润,长期以来有一大笔的开支,我们就是推出了两种选择。现代人做什么事都是这样,你只有选择,没有折中的办法……”开始吧啦吧啦,讲了一大堆人生哲理,具体很多都记不清了,就记得他问了我一个问题。“知识和常识哪个更重要?”我忙答道:“当然是知识重要。知识促进创新和发展,面向的是未来,而常识我们在生活中不知不觉就能学习了。”他持反对意见,“你看,现在的很多年轻人连衣服都寄回家里来洗,鸡蛋都不会剥,连自己的独立能力都不会,这怎么在社会生存下去呢?知识固然重要,可是常识是一个基础东西。”“当然,我也觉得您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还是认同我的观点”。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据理力争,不知不觉这头很快洗完了。

吹头的时候,这话又来了。“我刚才听你说话,看你的模样,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有自己的想法,不会被别人的话语所影响,是一个自我中心强烈的人。”我笑而不答。“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我建议你以后找对象一定要找一个对你唯唯诺诺的人,凡事都听取你的意见,发生争执懂得忍让和大度的人。”我内心狂笑不止,表面风平浪静,其实自然而然地想到我的上一段感情,男主是一个大男子主义、霸道的幼稚男孩,难怪我会和他分手,不禁笑着说:“哎呀,你还会看面相啊?”“这你就不懂了吧,看来你对心理学了解得少一些。”

又谈到老子的道家思想“无为而治”,儒家的仁义礼智信,项羽刘邦的战争事迹和英雄性格特点,作了一番豪言壮志的评价,挥洒了数不尽的历史文学和事件。终于头发也吹完了,还给我推荐了一部历史著作《东洲列国志》,我说我对历史不太感兴趣,我对文学作品比较了解。他说,不读历史,你说你喜欢文学我觉得你有点假,从古至今,文学都是建立在历史之上的,文学都是在一定程度上与历史有联系和影响的,还是要多读一些史书。我想了想也是,这一番话不无道理。临走付完钱,老板娘说,有空多来坐坐,他就喜欢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谈论对话。我说,好嘞!

正是这次意想不到、出其不意的对话,让我知道市井生活的小人物内心丰富多彩的世界。看似一个小小的理发店老板,那能言善辩、能说会道的能力绝对不输于一个历史老师。正是这场偶然又不失深意的对话,让我对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一些趣感和热爱。也萌发了一些小小的感悟:任何一部著作,任何一种文学,任何一个人物,皆有看点。值得一提的是不同的人所看到的不同,所思考的不同,所经历的不同,所联系的不同。不能否认哪一种态度与看法,皆是一种大学问。

想起这么一句话,“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红楼梦看了多少遍,依然觉得经典永恒又意味深长,总是在任何时代折射出一些社会为人处事的道理。凡事皆有得失,得与失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凡种事物皆有好坏之分,好与坏又有何追究,重要的是怎样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