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在懵懂的时候叛逆,选择盲目,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足够去勇于面对社会中的种种艰难,以为认定了一个人余生便是这个良人,渴望着像“从前车马慢,一生只能爱一个人”这样的爱情。却不想在这个年代,就像在左耳这部电影里的一段话"我们都想要牵了手就能结婚的爱情,却活在了一个一个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年代”。 

  很多人难逃爱情的苦,有的人选择新任,有的人选择时间,而有的人却留在原地不肯再踏出一步。而我就是后者。 

  有的人说失而复得未尝是件好事,终究会重蹈覆辙。而我却还确信的觉得,兜兜转转还是那个人,也许缘分吧,彼此放不下对方。 

  在第一次家人和他之间,我毫不犹豫选择了他,与家人对抗,顶嘴,然后偷偷离家出走,选择和他去外工作。现在回想,那时候可真是天真烂漫,什么都不懂。 

  让我毫无头绪的就是,怎么两个人在老家的时候就好端端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而一起同居后却发现那么多的不完美。随着时间,我很多缺点都浮现出来,我们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吵到最后我一个人跑去外面也没有再来找我,然后再一个人在外面心灰意冷安抚好自己的情绪,再灰溜溜的自己一个人回到租房。 

  因为没有钱没有工作,不敢像家人说目前的情况,然后带着他回到了之前工作的厂,但是唯一麻烦的会碰到大哥和嫂子,但老天就是这么捉弄人,在回去的第一天就碰到了嫂子。然后隔天大哥就过来厂里找我,叫我回家,可能被爱情冲昏了头脑,那一刻的我再次拒绝了大哥,说不回家,大哥就说断了关系,没有我这个妹妹,然后很是生气的走了。 后来我和他离开了那个厂,重新找了个地方工作,然后每个月被催着父房租, 吃着一个多月一天三餐都是泡面的日 子。越想越是难受,这样的日子跟自己 想象的一点都不同。 

  感情里需要两个人互相的包容,磨合。在处了一年多后由于种种原因,不了了之的散伙了。 

  在这之后,一直没有找男朋友,对于每个追求者都是以拒绝不想谈恋爱,其中原因只有自己知道,无非就是放不下那个人。老妈一直在给我找相亲对象,然后直接说订婚。我立刻拒绝了,对着老妈说要嫁你自己嫁去,我不去。试着处了几天觉得这个男的思想不行,妈宝男,最后就是黄了。后来阿姨们又介绍了两个,然后都是添加微信屏幕不让看朋友圈,敷衍的聊了两天最后都没有联系了。 

  随之过了三年,他找回了我。在那三年里,我把自己熬出了抑郁症,抽烟喝酒自残,手腕残留着深深浅浅的疤痕。 

  他找回了我,说要弥补我。约我吃饭, 陪我逛街,买我喜欢的水果,转钱给我 买我喜欢的衣服,请我看电影。这一切就好像梦一样,让我恋恋不舍,让我想去触碰他,这三年我日日思念的人就在眼前。 

  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妈,与老妈的通话。小心翼翼的问老妈,如果我还和那个人和好可以吗。老妈说,看你自己想法,和好也是可以的。但是我大哥是不同意的,大哥打来电话,问道:你还是想和那个人和好吗。我矜矜战战的说了“是”。电话那头大哥很是失望的说:三妹,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和你二哥是不会同意的,以后你们结婚不会得到家人的祝福,这样你会幸福吗。你选择了这条路以后是怎样都是你自己一个人走下去,不要指望着别人帮你,你看着办吧。我很是难过的哭了。我不知道我的坚持是不是对的。 

  后来我们和好了,又同居了。但是有同居就会有争吵,争吵完后和好最后还是会有争吵。每次争吵,除了那句对你这么好不知好歹,该还你的都还了,我不欠你的了。以为是少奶奶啊,给你做好 饭端给你吃还给我摆脸谱,你除了哭还会什么。没有人的情绪是在一时爆发的,那都是日积月累下来的。每次吵架后他就哄我说都是故意说这些话让我哭出来,免得总是憋在心里憋坏身体。这样的吵架反反复复的重复。 

  前几天姐妹搬家要我过去涮火锅,然后他就说别人都是把男朋友带出去给别人认识,而我都是藏起来怕别人知道,我就说他无理取闹,主要是我也想过要带他去,最后觉得不妥,因为还有其他同学在,但是我那两个好姐妹都知道我和他的那点破事,也是互相认识了。我就说他无理取闹,有病,他反过来说我有病,然后就这样又吵了起来,一晚上没有说话。可是生活还是要过啊,第二天 我主动和他说了话,就这样我们又和好了。 

  就在昨天,下班坐地铁的时候让他去买菜,买多点给我留着明天带饭。而我回到家询问其余的菜呢,他说没有了,我就说不是叫你买多点我明天带饭吗,然后他就说你又没说你要带,我就说你好好听语音。随之他说给你做饭了还要怎样,我没买到就没到了,这么大声说干什么。如果他能再多听下语音是不是就不是这样。到最后还是我的错了。就这样我们又吵了起来,我很是难过。 

  想着这几天都别说话了,3号他也要回去做清明了,眼不见心不烦,心里添着堵而人家在吃着他的饭打着他的游戏。 

  姐妹都曾问我,你们什么时候结婚,我总是以还不想结婚为借口忽悠过去。曾想到他在找我后说过,明年咱们结婚, 这个话题就好像一个玩笑一样说过了就忘了。看着身边的朋友都结婚了,我也曾问过他几次,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印象很是深刻他说的那句话:婚姻不就是 —张纸,现在还早。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问过他这个问题。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的现在,我总是抱怨过他,别 人追求有仪式,情人节有礼物,纪念日有浪漫,生日有惊喜,而我这些通通都没有过。他说不要在意这些。有些话题真的是问多了没有一点意思,如果那个 人没有这个心意。 

  下班后,从公交站的起点站坐到终点站,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没有一丝风吹进来扰乱我的思绪,我始终想不明白我到底在坚持什么。 

  就像之前看过的一遍文章里的一句话: 

  我们始终在我爱的人与爱我的人之间挣扎。在前者面前小心翼翼字斟句酌,常常心酸流泪无地自容.在后者面前满足私欲找到自我,为所欲为恃宠而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