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那年开始追星,现在已经五年了,喜欢屏幕里那个人这大概是我坚持过最容易的事情了。

高中那会儿学校管的严,不让带通讯设备,每两周放假回家才能拿到手机,所以在学校的时候只能跟好朋友溜出学校到门口的小书店买他有关的杂志,或者跟大胆的带手机的同学躲在厕所里偷偷听电台放他的新歌,把他的人像剪下来夹在文具盒里,熄灯了还跟室友忍不住偷笑……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的快乐的好单纯,一点点愉悦就能开心好几个星期。

因为高一基础没打好,到了高三成绩开始有点下滑,高考在即成绩还是不理想,因为压力太大导致内分泌失调,头发白了接近一半,阳春三月,欣欣向荣,可仿佛只有我还笼罩在黑暗里。有一次在学校被关久了放回家,我在路边的文具店买东西,店主的音响里传出熟悉的声音,但是是我不熟悉的歌,大概又是新发的。我记得天还没黑,店里还有很多人,可我越听见那个声音越想哭,或许是有种委屈的感觉吧。回家后妈妈看得出来我压力大,专门陪我去山上散心,三月的太阳很暖,但风还有点凉,我坐在山坡上耳机里播放着他的新歌,突然就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还能怎么着呢!但我也不至于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发奋图强最后考了名牌大学,只不过是心态放平了,最后能在考场上正常发挥罢了。说起来好像挺轻松,但自己经历过才知道,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能在你的黑暗里给一束光是多么大的恩惠。

后来去读大学,几千公里的车程,刚开始为了省钱就坐最普通的绿皮火车,晚上车里很吵,孩子的哭声,大人聊天、吵架的声音全部都混杂在一起。也是他的歌声,在我耳机里低声吟唱着陪我睡着,不用再去管那些纷纷扰扰,让我安心。就这样,一年来来回回,陪着我的总是那几首温温柔柔……

北方的孩子到南方,很受不了南方冬天的湿冷,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我驾考很多次没过时,通过的朋友约我一起回学校,我拒绝了。我那段时间也很忙碌,压力很大,人总会习惯性否定自己,我好像又找不到自己了。我一个人在飘着雨的冬天里撑着伞去找公交站,耳机里也是他的声音。后来自己去医院,我一向身体很好,除了去探望别人从来没去过医院,在路上我紧张忐忑,能感觉到自己都在悲悯自己的绝望,每次这种时候都会想起他的歌,他在耳机里唱“我可以陪你流浪”“我可以攥着小糖眺望你方向”,好像我就能真的不觉得自己是孤单的一个人,会生出一些视死如归的勇气来。

再后来逐渐有了一些经济能力,我想去演唱会听一听这个一直在耳机里的声音。于是我去了,一个人为了喜欢的人拿着手机用导航在陌生的城市里寻找他,就好像一次一个人的旅行,现场享受一份极致高尚的孤独感。

现在回去听前几年的歌,每一首歌都代表一段时光,一首一首就这么编制起了我的青春。我追星没有很多不现实的想法,就是最简单的偶像与粉丝之间相互支持、相互陪伴,因为追星学了视频剪辑,尝试文案写作和设计,他可以给我带来变得更好的动力和坚持下去的勇气,我可以成为支持他追梦的一份子。他有他的世界,我有我的生活,如果没有他,我的生活可能还是照旧,只不过是那束最亮的光不见了……他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精神支柱,他会带来陪伴、感动和快乐!追星的快乐就这么低成本,这么纯粹。

前两天看综艺《朋友请听好》,何老师说过一句话:“偶像是遥远的星,而你是你自己的太阳。”我觉得说得特别好,互相影响一起变得更好,却互不干涉。感谢你参与过我的人生,感谢你陪伴过我暗淡的时光,希望我们的存在都能陪伴彼此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