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过去了,再想起那个少年,心里仍旧是愧疚,仍然后悔自己那少不更事的放纵。

从小到大,我都是老师面前的乖乖女,同学面前单纯的邻家小妹,哪怕心里急切想挣脱这种束缚,可每次都在最后关头退缩。直到上了高中,我遇到了他。

他是一个十分腼腆羞涩的男孩,每次和他聊天,他都满脸通红,嗫嚅着说不出话,那时调戏他成了我人生的一大乐趣。慢慢地,我们变得越来越熟,成为了好朋友。

那时,大家都处于对恋爱懵懵懂懂的时期,班上只要有男生女生走得稍微近一点,都会被认为是一对儿,班上的小情侣也因此越凑越多。我和他也经常被调侃,但都被我笑着驳回,对于班上与其他人的流言蜚语,我们也常常以彼此为理由来反击。那时,我以为我们一直会这样下去,一直都是好朋友。

然而,我从来没想过的是他会真的喜欢我,那种感觉就像是你以为你中了彩票结果发现是弄错名字一样让人难以接受。而当时的我尽管很难接受,但因为好奇,并没有明确拒绝他,和他像往常一样打打闹闹,后来我们一起逛街,一起去游乐园,后来所有人都觉得我们是一对儿,包括,他,也这么认为。

高二之后,文理分班,他选了理科,我选了文科,这也是我们走向陌生人的分水岭。

很幸运,我进了文科重点班,在这个班里,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每天都要面对大量知识点,大量试卷以及各种作业。另外,在这个班,我发现早恋是比“死刑”还要严重的罪行,一旦发现立马通知家长回家教育。渐渐,我不敢再和他见面,无意中碰面,我也常常装作视而不见,故意忽视掉他腼腆的笑。

再后来,我以父母、以高考为借口明确拒绝了他,拒绝回他消息,拒绝和他说话,拒绝和他见面,慢慢,我们成了陌生人。

然而最终让我们决裂的是高三那年。那晚他到我教室门口,想约我谈谈,但那时,班主任的办公室就在教室的拐角处,我不想让老师心里乖乖女的形象崩塌,就固执地拒绝了这次也许可以再次成为好朋友的机会。他在门口一直等到了上课铃声的响起才离开,对于他那么腼腆的人来说,这或许是当时他最大的勇气了吧。

高三毕业后,我考进了大学,他选择了复读,我们有了新的电话、微信、QQ,也有了新的朋友圈。而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我想,我应该欠他一句对不起。不管如何,再见面,衷心希望他仍然是那个腼腆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