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暑假每年都会热播的大剧,我的奶奶每年夏天会从第一部看到第二部,第二部看到第三部,反复循环,孜孜不倦。印象深刻的是奶奶总是在离那种老式立体电视不到一米远的位置带着我看的津津有味,她跟着里面的剧情笑了,我就笑了,她跟着里面的剧情哭了我就哭了,所以我现在1000多度的近视也不是白来的。

说起我的奶奶,在还珠格格才播出的时候她已经60几岁了,我的父亲是家里的老幺,也是属于奶奶最疼爱的一个吧,所以我也是奶奶最疼爱的最疼爱。父母刚离异那会,我每天都会追问奶奶,我的妈妈呢?奶奶告诉我说因为父母离婚了。是的,我清楚的记得奶奶告诉我的就是“离婚了”,而不是你的爸爸和妈妈不在一起分开了,后来她又说了一句:以后跟着奶奶一起过吧。

于是从父母离异那会,我的奶奶就担起了照顾我的责任,早上还没有到起床时间便会扯着她的嗓门喊我起床,还有每天不厌其烦的对我碎碎念,以至于后来我对别人也一度造成碎碎念的结果。那时候我的课余时间除了跟小伙伴玩,就是听我奶奶给我讲她当年的那些光荣事迹。

在她小的时候因为有次和小伙伴在一起玩耍滚下山坡,然后眼珠子被撞到山坡的石头上,受损了。他的爷爷是从医的,还好有他爷爷精湛的技术让她捡回了半年命。只是之后的人生她都是用一只眼睛在生活,她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别人因为她的眼睛对她的偏见,或者说是她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眼睛而觉得别人对她有偏见。就这样奶奶一直生活到了成年时期,在她那个年代重男轻女的思想特别严重,他的爷爷是不允许女子读书的,那时候的她出门割完猪草后就悄悄躲起来看书,她说她去考小学老师的那会,老师在黑板上出题,然后还没有答完,马上又把黑板擦掉了,又开始写题,反反复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奶奶终于不顾家里人的反对靠着自己的努力与坚持考上了小学老师。当小学老师那会,我的三爸因为有次口渴在上课期间找我的奶奶要水喝,因为奶奶没有搭理他,于是他误食了肥皂水,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每当奶奶给我讲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或许多少心里都有些自责吧。

奶奶在上学的路上也会遇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大多都是关于牛鬼蛇神的,什么半路遇到劫路鬼呀;把别人的坟头灯笼提走,鬼就一直跟着他呀;遇到熊家婆与它斗智斗勇呀;如果不孝顺会被雷劈的故事呀;每当她讲的时候都绘声绘色,不管是真是假,那时候的我都深信不疑,导致幼年时的我都怕走黑路,每当打雷时都会缩成一团。

奶奶照顾我的时候她已经60几岁,但是干起活来,一点都不拖拉,厨房的瓷砖因为炒菜会沾上油的时候,她马上就麻利的擦起来,那时候的她真的还很大力。奶奶做的菜吧,基本不属于好吃的类型,却很有一种她传统的味道,只是我吃她的菜还没几年,她就病了。

那年夏天,我感觉是最热的一年夏天,我家那时候还没有安装空调,半夜时,奶奶突然告诉我她不舒服,让我马上给在医院的表哥打电话,奶奶随着年龄的增大,一点小病,她都要请教在医院的表哥,每次都以问题不大收场。这次我们都还是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为了让奶奶放心,都会往医院走一趟,那次的结果却是住院。住院期间我很少去探望奶奶,那时上初中的我整天只知道玩,对亲人之间的情感并没有什么概念。直到那天晚上,那天晚上奶奶吊完最后一瓶水后,父亲准备离开了,突然奶奶就自己把氧气罩拔掉了,然后准备起身,爸爸看到不对,连忙压住奶奶,可是奶奶使劲的想要起身,一个70多岁的老人,是如何大的力气挣脱,导致她的右手都快被别人按压脱臼。还好那天病魔没有带走奶奶,还好那天我的父亲选择了晚一点离开,乃至我在青春期里最重要的那几年不会成为无人陪伴没人疼爱的孩子。之后家里因为二伯还是有经济基础,给奶奶雇了一个阿姨,之后奶奶都长年坐在我家沙发的最角落边,只有上厕所的时候才需要有人搀扶着起来走动,太阳很好的时候,会刚好照到她坐的那个角落,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的脸上,把她的银发和脸上的皱纹丝毫不遮掩的显示了出来,难以想象在我眼中那么固执传统顽强的奶奶最终回归如一个孩子一般,需要别人的照顾。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好几年,最终她还是走了。奶奶还在的期间时,当时我选择了离异后母亲身在的城市奋斗。才在工作中崭露头角的我被领导选中,周末到上海学习,而在我第二天6点就要上飞机前一晚,我的父亲突然打电话来问我周末回家吗?就询问他是否事吗?他说奶奶住院了,有时间周末回来看一趟,当时晚上10点多,回家需要4个小时,长途车已经收站,明天6点飞机就要起飞,而父亲为了不影响我工作并没有告诉我奶奶的实际病情,在工作和亲情面前我选择了工作,我觉得等我学习完可以马上回家乡看到奶奶的,而如果错过这个机会,怎么和领导说词,以后还会把这样的机会给我吗?后来才发现有些机会是可以再创造的,而有些事情会成为你一辈子的遗憾,那时的自己是那么的无知与愚昧。在去上海的那天早上我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对自己说一切才刚刚开始,可是奶奶在我学习回来的途中去世了,我的家人甚至那天晚上连电话都没有给我打,对我闭口不谈,我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我真的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家人们都说她是很安详的离去的,全身插着管子度日如年的日子太难熬了,所以选择了离开,是啊,她再也不需要整日插着管子等着她那不懂事的小孙女回来了吧。奶奶上山埋坟的那天早上,她们烧了好多好多奶奶的东西,一个明明在你眼中活生生的人就突然这样连同她的所有一切都消失了,大火把整个山仿佛都照红了,明明周围全部都环绕着雾气,而我却一点不觉得温暖。

之后我的生活中再没有奶奶的庇护,我的父亲和继母也因为奶奶去世,搬回来和我住在了一起,虽然我偶尔会回家,可是那个家除了未给我多少童年陪伴的父亲,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后来再想起,如果当时有一个人对我说“你回来吧,你真的回来吧,你奶奶真的快不行了”,我想我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回来,优柔寡断的父亲并不想让我承受太大压力,强势的母亲让我参加了培训后一定还来得及,天真无知没有主见的我竟然真的觉得一切都还来得及,以为人生悠长而可控,而有的人说了再见,就真的再也不见了。

我想奶奶在那里一定很好,她还是那么古板传统和善良,她还是喜欢和在那个地方的小伙伴讲着她的励志故事,还是喜欢看还珠格格,一边笑着又一边哭着。突然又想起奶奶依然坐在沙发角落里,阳光洒在了她的银发和脸上,皱纹丝毫不遮掩的显示了出来,她依然那么安详,而我会轻轻的道上一句:奶奶,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