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前,生死之间,一切都微不足道,只有人,最重要。

此刻,我们学会了尊重生命,珍惜生命,珍惜所有。

面对天灾人祸,我们似乎无能为力,却也顽强抵抗,众志成城。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有些人回来了,有些人永远离开了。

一切,似乎很远,却也很近,生死是每个人终要思考面对的问题。

第一次看见死亡,是曾祖母走了的那一年,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大。

当时,很是“热闹”,我看见姑婆从村口哭着进来,全村人似乎在忙碌着什么。

我们被叫去看了曾祖母最后一眼,然后棺材板被盖上了,用很大的钉子钉着,然后哭声一片。

我似乎没有哭,大概还不知道什么是死亡,什么是永别。

后来,不再看见曾祖母了,也没有她的零食可以吃了,不需要帮她拿烟筒了。

后来,学了《和时间赛跑》这篇课文,渐渐懂得了死亡。

后来,会做梦,曾祖母的样子已是模糊不清。

前几天,爷爷摔倒了,已是坐不起来。

没有办法想象,曾经这么高傲的一个人将要躺着度过他的暮年。

回想小时候的日子,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以前,他每天都骑着单车去逛街,偷偷瞒着奶奶给我们买零食。

先是骑自行车,后来骑电动车,再后来坐摩托车,最后坐小汽车。

现在,小汽车也坐不了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害怕接家里的电话。

害怕问一句“在哪里”,会听到一句“不在了”。

原来,我们至始至终想要的,不过是“健康”和“健在”罢了。

愿走出半生,归来,人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