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社会之后,我们时常会自我嘲讽说,儿时想要快点长大的愿望,是那时的自己许下最不靠谱的愿望,是太过天真,才会想着变成大人。成年人的世界里,有什么是容易,事实会告诉你,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容易的。时常会在晚上看到一些新闻报道,讲诉着一个个工作白领,不堪重负在公共场合情绪崩溃,而探究他们情绪失控背后的原因,我们都会发现,其实也就是一些生活中经常碰到的一些小事。可就是因为这些在外人眼里的小事,让一个个正值壮年的成年人,在顾不上是否丢脸的情况下发声大哭。如果不是真的崩溃了,那么谁会愿意丢失掉自己的体面呢。

在当代的社会里,作为一名普通的上班族,每个月的工资一大部分付了房租,每个月还有一部分的娱乐花销,平日里的吃喝与交通。从刚毕业工作开始,一群对未来充满期待的少年,热血激情地参加到工作中,总以为自己的新生活就此展开了。于是日复一日的工作,磨灭了他的热情,职场的规则磨平了他的棱角,有一天回头看自己,没有所谓的生活,有的只是为了让自己生存下来。于是,答应不合理的加班请求,从一开始还会听到自己反抗的声音,到后来自己都劝服了自己,加班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休息在家,领导的一个电话,不管自己身处在哪里,撇下假期就开始埋头处理的工作。身边的朋友不再约你聚会,因为你经常在玩着玩着就开始工作了,与朋友的话题也越来越少,于是你也就接受不参加聚会的安排,只是会在看到她们朋友圈晒出聚餐照片时,发着呆想着那些与她们一起的时光。说不上那时的自己有多难过,只是会觉得很累。

我曾经有一份工作,它让我一度丢失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我一个人身上时时刻刻都带着3部手机,一个是自己的私人手机,另外2个是工作手机。因为公司的人手不够,所以我顺带着管理一个客服号,它其实不属于我的工作范畴之内,但是我接受了。每天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对平台进行运营维护,与相应部门对接,有时我还要去看一看群里是否有客户的问题反馈。最难熬的上下班的高峰期,每天在车站都要上演一边挤公车的戏码。“哎,往里再挪一挪啊”!“哎,谁的包,往里放,不然门关不上,上下班高峰期,大家相互照应一下”!车厢里的乘客一个贴着一个,有时候挤到你连扶手都不需要,因为没有你摔倒的空间。就是这样,包里的手机不停地震动,信息提示音一声又一声。客户看不见你挤公交时的狼狈,他只感受到了你,长时间不回复信息“不重视”的态度,他破口大骂,言语难听。下车后,你向他道歉解释,他却觉得你是在找借口。微信沟通的时候其实也没有那么糟,毕竟文字的没有声音,你可以按照你的理解去看待客户给你发信息的态度,尽量转化成自己舒心的方式,但是电话沟通是真的要命。有一次周末值班,有一个客户在后台反馈的问题的时候,只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于是我打电话过去,按照客服流程先去了解客户那边出现的情况,并为之解决。但是电话接通,告知对方我是谁之后,对方就开始破口大骂我们是骗子,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那么说,我尝试着希望她可以告诉发生了什么情况,事情属实我会帮她去解决。结果她说完之后,她老公又接过电话开始大骂。挂了电话之后,我总感觉到这夫妻俩的声音一直在耳边缭绕,挥之不去,满心委屈。其实之前在没有接触过客服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客服的工作其实挺轻松的,直到我接触到了一个又一个“无理”的客户后,心理挤压了各种负能量。所有日常的积压,只需一星点火苗就可以将全部点燃。随着平台基数越来越大,客户群体也越来越多,碰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有一天领导就将我们叫进了会议室,开始质问我们为什么客户的问题不及时在群里回复解决,你们的工作手机有没又随身携带,看见了马上回复一句很难嘛?或许是每个人都压抑的太久,只要有一个声音发出,那么后续之势便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上。群里没有及时回复信息的时间段,全是我们在挤公交的时间,看见信息的第一时间,我们都会回复。当你耗费心力去做一件工作的时候,不仅客户不理解,连你领导都觉得你在偷懒之时,所有的委屈都在那一刻爆发。红了眼眶的,留下眼泪的,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一群成年人在一起掉眼泪。当领导问到我有什么想说的时候,我记得我说:“工作很多,我们都经历去完成了,客户难听的言语我们都忍下了,一些近似无理的要求,只要我们能帮忙解决的,我们也想办法去解决了。我们虽说双休,每个人有值班,但是我们在没有上班的时间段里也时刻带着手机。吃着饭,听见信息提示音也会放下碗筷开始回复。但是人总有不方便的时候,不可能24小时都盯着手机。你可以怪我们工作疏忽,却不能质疑我们的工作是否认真。”

话没有说完,身边的同事就趴向坐着,双肩耸动着。我懂,其他同事也懂,每个人都不容易,成年人谁还没有几个崩溃的瞬间,谁还没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哭泣过。只是作为一个有担当的成年人都明白,哭完之后,还是要擦干脸上的泪痕,去迎接明日一早的阳光,挤上那人满为患的公交车,继续面对我们的生活。生活纵然有诸多不易,认真地活着就有机会拥有新地契机,只要你自己不放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