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我和所有大学生一样,踏出了学校的大门。脱下了学生这个享受打折待遇的称号,换上了一个和成年人一样的新称号“社会人”。这个称号代表着买动车票不能再是有打折的学生票和各个旅游景点优惠门票,只能是选择成人票。

毕业后同学有的留在了实习单位,有的回老家接手家里的生意。而我在堂哥的一张车票、一张公交卡和一千块钱的支持下,孤身一人身无分文的去了深圳。为了方便照顾我,在堂哥住的附近租了一间最顶层的房间。里面就一张床,没有热水器没有空调什么都没有,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都不过分。就这样安顿好我之后堂哥留下一句“接下去有什么不懂的再来找我”就把我“放生”了。

晚上在家看招聘信息投简历,白天拿着手机地图带着简历去面试。就这样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深圳跑了个遍,但整整一个月的面试没有一家录用。因为我的专业是设计,每一家公司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回复都是没有经验。那天站在窗户前给我家里打了个电话,一方面想让家里放心,另一方面就想和他们倾诉一下。接电话的是我爸,那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接通的时候我还没开口就听我爸说“我现在还在工地,有什么事等回去再说”,回了一句好挂完电话后,所有的情绪全都一起迸发出来,眼泪就像是泄洪一般止不住的往下掉。那是我第一次大哭,也就因为我爸这句话,让我决定不再坚持本专业工作。

后来,在堂哥的推荐下去了一家小型广告公司工作,终于我也像其他人一样成为了一个上班族。因为上班在市区而我住在郊区,所以九点上班的我每天都要六点多起床,坐四十多分钟公交再转五十分钟地铁。当时的我不知道哪来的毅力,就连老板都劝我住近一点,到后来还要帮我分担一半的房租。当时的工资一个月两千,加上车补也就两千四五,除去房租和生活开销,在人们眼中的大城市深圳我还能留下一点积蓄。之后因为生病舍不得买药而把小感冒发展到高烧肺炎,直到堂哥知道后,半夜十一点多把我带去医院挂了急诊,医生量完体温还开玩笑的和我说:“小伙子,四十多度你还能装的像没事人一样,还真厉害呀”,堂哥听完带着气愤的语气回答道“他就是这么倔这么逞强”,我虽然笑着,但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一直强忍着不敢流出来。一个人身在异乡,有些时候除了坚强别无选择,但是身边有一个能在你需要的时候照顾你是有多幸福!之后七天每天晚上按点到医院打吊瓶。一个人坐在输液室,看着周围的人们,听着旁边小孩子的哭闹声、大人的吵架、声医院的广播声,脑子里只想着赶紧输完液回去。而这一次生病花了将近一万块,彻底把那些小积蓄全都花完,还得向堂哥借。一个人站在天桥上,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脑子里却一片空白,只想放空一下把所有的委屈都在这一刻让风带走;

那几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默默流泪后,明白每天早晨叫醒的不是闹钟而是生活。在这座人人平等的城市里,没有谁能不劳而获,所有成功背后都是泪水和汗水灌溉的;知道了上班高峰期时的公交和地铁有多挤,走路的脚步要有多快,深夜十二点多独自一人站在公交站台期盼着公交车出现时的心情;看到末班车上的人们,上了一天班疲倦时的样子。

谁没有在深夜挣扎过,也许是在某个夜晚,带着所有的委屈痛哭后一瞬间长大。我相信你会前程似锦,也坚信你的未来可期,但晚上再好看的月亮,也美不过清晨的太阳,所以好好睡觉,把奋斗留给白天。

无论多美的妆,都要在天黑时卸掉,无论你今天过得多么糟糕,都请你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回家。我知道,生活还有一大堆的难题等着你去解决,除了争分夺秒你别无选择,但生活的难题永远一个接着一个,而我们每个人只有这短短的一生可以拥有。成年人理当努力拼搏,但不该为了拼搏不顾一切,你要明白,你值得拥有最好的未来,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要先拥有一个健康、快乐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