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傍晚加完班,下了公交车的我匆匆向家里走去。  

  天上下起了蒙蒙小雨,不一会儿地面就变得湿漉漉的。南方的下雨天尤其湿热,并没有因为下雨而变得凉爽。 

  不经意间,我发现在马路边的一条小道上,一个约摸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就那样两条腿伸长坐在地上,身上已经全部湿透了。 

  因为天黑,我没有看清楚他长什么样。 

  当我走进时,我发现男子讲着电话,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快步走了过去,因为安慰在此刻只会显得更加苍白无力。 

  我的心里忽然就疼了一下,也许他的世界里,早已经经历了种种生活的苦难。 

  或许是看到了成年人真正崩溃的样子,也或许是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影子,我的内心开始一阵阵酸楚。 

  刚来到杭州的时候,只能拿底薪的我,每天被房价和物价忧愁,交完房租,还完花呗,看着兜里仅剩的几百块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我今年25岁,没房,没车,存款不超过一千。 

  我抬起头看看天空,天空是灰色的。但生活仍要继续。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决定在下班后帮朋友孩子辅导功课。于是每天匆匆下班后,我挤着地铁又匆匆去朋友家里。 

  我从朋友家里出来已经十点多了,偏偏又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匆匆赶上了地铁,但下了地铁的我开始犯愁:这么大雨怎么回家?打车吧太贵,走回去吧太远。只能骑共享单车了。 

  我一手撑伞,一手扶把,走上了回家的路。 

  可能我骑得速度太快了,在过减速带的时候,我整个人趴到了大马路上。雨伞、手机飞出了老远,我也整个人陷在了泥潭里。 

  害怕别人看到我的狼狈,我立马站起来整理好衣服,保持刚才的状态立马上了车。 

  眼看着快要到了,我的心情也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我的车速很快,一手又撑着伞,因为方向难以把控,我想用两只手,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风刮得很猛烈,狂风暴雨向我袭来,我又一次摔倒了。那一刻,我感觉天旋地转,半张脸擦到了马路上,顿时变得火辣辣起来。我的左腿的裤子已经被擦破了,开了一个洞,膝盖隐隐有血渗出来。 

  我缓缓地,隐忍着疼痛站起来,用尽全身力气扶起车子。 

  我没有再打伞,也没有骑车。任凭雨水拍打在脸上,头发上,竟然有温热的感觉。 

  回到家,我的疼痛慢慢开始变为呻吟,我再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眼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流进嘴里,我尝到了咸味和一股浓烈的腥味。 

  我拿起镜子,整个人吓得差点跳起来:整个半张脸已经被血染红了,混杂着雨水,泪水,此刻的我已经认不出自己的模样。 

  左腿整个膝盖已经发青,发紫。 

  我简单地处理了伤口,蒙上被子放声大哭起来。 

  成年人真正的崩溃,从来不是歇斯底里的。 

  有些苦,只有自己知道。 

  现代人的崩溃是一种默不作声的崩溃。和正常人一样,他们在聊天,在说笑,在社交,表面平静,内心歇斯底里。 

  你看见他在拼命工作,其实内心可能已经被家庭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可他依旧会用一句“我没事”来隐藏心底的崩溃。 

  成年人的崩溃,可能朋友圈都不敢发。越来越多的朋友将朋友圈设为“朋友圈仅三天可见”。因为他不想把负能量带给大家。 

  只有在深夜里,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还不允许自己哭出声来。 

  即使生活不易,不过,至少还有希望。我在来杭州的第三个月里,终于拿到了过万的月薪。当现实让你倍感压力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愈。 

  就像李诞在微博里说得一句话;“开心点吧朋友们,人间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