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行的脚步不紧不慢、整齐划一,成长就是那最扎眼的一个踉跄、一个急停,一次跌倒。

每一次成长呵,总伴随着一次失去、一次苦难,一次无法与人言说。成长两字很孤单,连偏旁都没有…

成长和孤独划等号,也许是我“为赋新词强说愁”。填充新词也让我绞尽脑汁,尝试下为喜欢的主题而创作。

有人说知道钻石比玻璃球珍贵的那一天,童年也就逝去了,童年的逝去是一次毫无防备的踉跄。

在我村里最受欢迎的娱乐项目就是打牌。赌钱的就打麻将、炸金花、斗地主…参与其中的一般都是有经济能力的壮年夫妇。不赌钱的多打双升,中老年妇女是这个项目的主力。作为儿童代表的我,五六岁时经常做中老年妇女组的替补。七岁上学后有了自己的伙伴,就毅然抛弃了自己的组织,开始和小伙伴炸金花。但那时确实对钱不是很感冒,最在乎的就是瓶盖、烟盒纸、玻璃球…

小学五年级正好撞上法定童年年龄—12岁!身体的微弱变化和心中的悸动开始控制只有12岁的大脑。这时,我喜欢的东西开始变化,很迅速!我向往的生活开始变了,只属于年纪比我大几岁的邻居,开始对“乖”这个字感到厌倦,俊秀的邻座女孩也不再是我的死敌,借橡皮时碰了她的指尖,我会脸红了…

12岁时,跟同村大孩子玩了一次打钱的炸金花,怕家长发现,将赢来的四毛钱藏在鞋底。从此,开始拿家里的瓶盖和玻璃球跟小屁孩换吃的、换毛票…

童年逝去时,感觉在推翻多年自建的旧的秩序,过程焦灼到艰难。藏在心里的悸动,藏在鞋底里的毛票都让我不安,无法与父母言说,无法与任何人言说…

青春是一段肆意生长的过程,成长是在肆意驰行到接近失控时的一次急刹车。

我更愿意称自己年轻的时候,而非青春。我的青春是由蛮干的叛逆和虚构的梦想临时架构的。

同学们说像我这样长的还行、兄弟成群、又聪明的人才配有青春。每听到此,我都会大谈青春。说的越来越多,掩饰越来越深,心里越来越空…

梦想,农村的孩子实现梦想其实只有一条路可走,读书!

年轻时不这么认为,可能背弃家人的期望才是找寻真正属于自己的梦想。我在早读声中练嗓,在晚自习偷偷听周杰伦…以为自己在为梦想做些努力。后来在失败中了解到,我的梦想是虚构的,是为书读不好寻求的麻醉剂。读书需要付出努力,梦想的实现需要付出更多的、脚踏实地的努力。不可能只是天赋异禀,顺应潮流,异想天开…

叛逆,没有人的青春不叛逆,表达了或隐藏心底。我的青春算是格外叛逆,朋友们是这么评价,我知道只是客气而已。

高二时,一次醉酒狂欢后,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我与一行七人拜了“扫把”。看似风光无两,但自己明白终究不是此路人。想站在青春的风口浪尖,做最洒脱的事,到头来明白不过是一群弱小在报团取暖。

一次KTV狂欢后的午夜两点,小县城的灯多数灭了,小雨淅沥沥地下着。送走所有朋友的我独自走在漆黑的街道,雨打到脸上很是温柔。雨的温柔加速了街道的寂静…

KTV的喧闹和午夜小城的寂静形成了激烈的反差,一瞬间我的眼泪来的比雨水要猛烈的多,蹲在街头很久,很久…

虚构的青春,表面越风光,与人言说的越多、内容越精彩,就越孤单!

如今,三十而立的年纪,也是拥有最多的年纪。有健在的父母,有蕙质兰心的妻,有天真烂漫的子,有强壮的体魄,有足够的精力,有在远处的梦想…

以前,认为这些拥有的理所当然,总看得轻。往前走时,眼睛死死盯住两个字—成功!

而立之年来时,同我年纪相仿的朋友,开始间或失去年迈的父母,让我惶恐不安。

前段时间,高中同我拜把子的老四因脑瘤去世,让我慌了神。慌到一度深陷思索生命的意义,不能自拔!

一夜,望着熟睡在右手边的妻子,睫毛微颤,呼吸均匀。想回忆初初在一起时她的容貌,与现在却比对不出差别。我翻出手机里的存照,再做对比,就差别明显。虽容颜未老,但失去了眼角的稚气,时光带走了她的无忧无虑…

我哪有时间思索生命的意义?时间也正带走我拥有的,丝毫没仁慈地歇歇步。

我偷偷亲上她的额头,很轻,也很有力。

沉默地告诉她,我要珍惜的就是拥有着你们的每一天。

我可能还在憎恨着时光无情,但我也感谢时光,感谢它赠我花,赠我阳光,赠我心悦相通的爱人,赠我了一切…

成年人的成长,已经毋须多言。人生来孤独,且应与孤独好好相处!生命不息,成长不止,来吧,我保证跌倒后我会笑着爬起来继续过好当下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