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经历了我人生中最早的一次被表白,那时我尚且年幼——小学临近毕业的我确实是年幼的。 

  故事里的具体经过我便不在这里赘述,毕竟表白这种桥段左右也万变不离其宗,最后一句一定是“我喜欢你,你能做我女朋友/男朋友么”。我只简单回忆一下那时候我的状态吧。 

  其实是紧张的。 

  真的紧张,紧张到手脚冰凉、发抖,呼吸也十分急促,手心里甚至还有冷汗。 

  尚年幼的我第一次面临这种大场面,第一反应是我遭到了莫名的背叛!简直不可置信——“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想做我男朋友”的这种愤怒挥之不去;后又觉得有丝丝的窃喜,这确是虚荣心在作祟了,现在想想这种情绪也对,被表白也是一种被认可;再后来冷静下来的我又开始疑心——“莫不是和谁打赌了来消遣我的吧”,这里后来我也自我剖析了一番,冷静有之,不自信也有之;最后的却是害怕,怕被家里知道我可能要有早恋的危险了,那时确实是觉得早恋是件见不得人的、又有些小刺激的事情。 

  可想而知,当我的心情这番变化后,这段告白便在我三天的左思右想、辗转反侧、坐立难安、胆战心惊中自己为自己画了句号。此后多年里,每每看到他我都会觉得尴尬非常,即便是提到名字,我心里依旧会有些异样。那时我甚至以为我此生都会如此。 

  然而经年以后,人至中年的我再回想起那段往事时,却发现,现在的我已经不能记得他约我出去那天到底是星期几了,也不能确定是在上午还是在下午,连地点也都已经模糊不清,天气如何竟也不再知了,就连拒绝时的回答都忘记具体说了什么。 

  也就依稀只有心情还能回想起来,但也是觉得那时对事情处理的不够完满、温和,不知是否曾经因此而伤害了一个少年。 

  我以为我这是愈发的健忘和冷漠了。 

  后来我知道,这只是长大了。 

  年少时一难过,就觉得全世界都沉寂了,那灰色里都满是悲戚。长大的了才明白,那时的世界里确实是有悲戚的,但各中的原因却从不相同,不过是你有你的故事,我有我的欢喜。 

  从前只认为自己是最幸运的天选之子或者最麻烦边缘配角、是最普通同学小明或最特别的“斯人”。长大后生活又教会我们,幸福和烦恼从不矛盾,普通和独特也并不对立。 

  那时候我们可能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总是会忍不住解释,忍不住辩驳,又忍不住迎合。长大了,曾经能言善辩的我们却变的越发沉默、倔强,也说不好是不是“不识时务”,可能是如歌里唱的那样“不撞了南墙就不会回头吧”,坚持不是因为自以为是,而只是想看看坚持下去的话,会经历什么,最后能看见什么。 

  曾经以为现在拥有的就是全世界,不会再改变了。长大后才知道,世上不会变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死亡,而从前以为不会变的朋友、家人、别人的赞美和考砸的卷子以及那句只说了一半话,都会在时间面前褪色、流走。 

  然后才知道,原来长大啊是会一直长大的,越是大一点儿的时候,就越是明白了、学会了、懂得了、放弃了,也变得会坚持和妥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