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就对大自然有着近于疯狂一般的幻想。对于这种幻想我总是抱着迷茫的态度。

总是用着直觉来看这个世界,内向,而且孤独。用着旁观者的身份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里。

父亲曾经说我有时候极度傲慢,有的时候又自卑的可怜。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就是这样没有存在感,在我度过漫长的中二时期的时候,都没有人嘲笑过。

究竟是如何成长为现在这样的呢?

我真的想谢谢环境所给我带来的压力,那个时候的怯懦,怕人关注的感觉我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一个活在二次元的人不断受到冲击,又凭着一丝傲慢,决定拨开眼前的乌云,那时候的我感觉冰冷,极度没有安全感,就感觉周围的人都是敌人。为何不能让我在自己的世界得享天年呢?

为什么周围的人那样快乐?每天可以从教室讲台打到教室末尾,我不懂这样的快乐从何而来。所以我无法融入当前的群体当中。

我只想沉入我的世界里,想着自然的美丽,研究我的理化,感受着那种自卑的成就。

一只观察者,从未参与过,只在旁边看着日常中的各种喜剧,但是社会的交往又让人如此的悲哀,伪装即是一切。

或许人生本如戏,又何必太计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