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奶茶店学习高数,在看教学视频的过程中猛然发现隔壁桌的姑娘在哭,而且哭声很明显。她一边看着手机一边隐忍地抽泣。未理,想着等她自行调整情绪,于是继续看我的矩阵方程。约莫十分钟后,哭声仍未停歇,余光看见其他桌的姑娘已经过去安慰她了,暂时可知她俩并不相识。安抚人的姑娘以手掌细拍哭泣姑娘的后背,低声耳语询问。我想,可能是看见她悲伤太强烈而于心不忍。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哭声变得越来越小,但仍然断断续续。侧头看见她桌上堆满用过的面巾纸,我手伸进书包掏出我的存货,递到她的桌上,未语,转头继续看我的线性代数。

半个小时后,该姑娘起身道谢,背包而去。一切又如之前那般平静和无聊,音乐声依旧,店外人声喧哗,电影院依旧广播着入场的提示音······仿佛刚才的那场相遇只是我闲来无事的臆想。

琢磨一个问题:如果我周围有个陌生人在放声大哭,我会作何反应?

想了许久,答案如下。

我会无反应地等待一个时机,一个对方会自动停止哭泣的时机。我始终相信,作为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具备自我情绪管理和调节的系统和机制。那个人在嚎啕大哭,如果他人一开始就选择干预,从某种程度讲,陌生的你太快做出反应反而会凸显“他/她在哭”的事实,以此加剧他们的某些负面情绪,所以我会等。

若不久之后对方自动停止,那自然没有我什么事情了;但如果对方一直持续不断地以一个高强度的方式在发泄她的悲伤,我可能依然会选择我前面对待那位姑娘的方式——递纸巾,不做其他肢体和语言上的行动,除非她有性命之虞。

这就是我的善意。我没办法为她的悲伤而设身处地和感同身受,因为我不是她,我不了解她,我不了解她的悲伤,她的行为只能对我在情感上有点点的拨动,这是基于人本能的共情能力。我只能同情她,以小善之名提供一点小小帮助。

过后,我仍然会专心学我的数学,听我的笑话,喝我的柠檬茶,看黄昏夕阳,像往常一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