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的一个晚上,陪领导喝完酒,脑袋晕乎乎的回到住处。我刚坐下准备玩把游戏醒醒脑,便听到我哥朋友打来的电话,说他脑出血。

我的酒一下子醒了,赶紧拨通我妈的电话。不出我所料,电话那头哭得一塌糊涂,一番安慰,好说歹说,总算是安抚了她的情绪。挂了电话,我总算有时间梳理自己的思路。我哥发病离家远,我爸妈没什么文化,这事只有我去解决。选了最快的路线,连夜坐飞机从深圳飞往南京。

我第一次体会到下雪天冻得走不动路,冷得让人亢奋。我到医院已经是中午了,我哥在重症监护室,只在下午三点有半小时的探视时间。我跟他朋友了解了发病情况,在网上搜索了很多脑出血相关的信息,又问了学医的同学,心里凉了半截。终于到了探视时间,他整个人已经变了样子,虚弱得让人心疼,即使是这样,我也坚信他还能醒过来。直到医生告诉我他还有生命危险,情况十分严重,需要再做一次开颅手术,手术结果就算保住了命,也大概率醒不过来。医生的言语里暗示我放弃,我从未面临这样的选择,去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在那一瞬间,我脑中闪过无数念头,但无论怎样,活着才有其他可能,我能做的就是替他保留希望。

手术顺利,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半个月后,我哥被转到普通病房。我爸妈先后赶了过来,看着儿子这种状态,心中充满了绝望。这飞来横祸,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奋斗多年维持的生活轰然倒塌。可即使生活再艰难也得继续,再沉重也总得要人去扛。看着我爸那单薄的背影,我很难过,他老了,我还年轻,我才是最合适站在暴风雨前的那一个。

在医院照顾我哥五十几天,处理完繁琐的手续后,我带着一家人的希望回到了我的工作岗位。哪怕我一个月的工资不够他一个星期的医药费,哪怕我没有自己的时间,只要希望还在,我都能坚持下去。因为,被人需要的感觉真的无与伦比,我成为了一个重要的人。

经历这件事后,我成长了,成长得猝不及防,无论你是否接受,这就是命运。